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回复: 0

非洲女孩巴特曼:拥有奇特身材, 曾供欧洲人观赏,死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2 18: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贵国将‘霍屯督人的维纳斯’归还与我们!”
  1996年这天,在南非与法国的座谈会上,时任南非文化部长恩古巴内,正在与当时来访的法国合作部部长戈德弗兰斩钉截铁地提出诉求。
  所谓“霍屯督人的维纳斯”并非是罗马神话里的“维也纳”女神,也并非欧洲文明当中所盛传的爱和美的象征,既荒唐又可笑的是,正如上述而言恰恰相反,这里的“维纳斯”背后象征着泯灭人性的恶与丑。
  事实上,这短短几个字眼下隐藏着一件轰动各国的恶劣事件。
  那么,提倡“民主、平等、博爱”主义的欧洲人民究竟做了何等滔天罪孽呢?且听笔者从故事的起初娓娓道来。
  一、因身材奇特而步入深渊的非洲女孩“萨拉·巴特曼”
  在非洲好望角,一个叫做科伊桑的小部落里,黑人女婴“萨拉·巴特曼”在1789年这一天降生。
  伴随着17至18世纪欧洲肆意扩张的残暴行为,加速了这一部落的濒临灭绝,使得本就落后的原始族人疾病与饥饿缠身,有的早已死去,有的被人残忍杀戮,还有的最终沦为奴役,被蔑称为“霍屯督人”。
  当时,普遍的思想观念就根本不会把黑人当人来看,污秽、肮脏这些言辞都是用来形容他们这群人的。
  “非洲人民是最淫荡的,被贩卖不情愿就是因为不满足欲望。”
  “他们天生就智力低下的动物,这道是比他们体格特征还要明显,就只配一辈子做下等的奴隶。”
  “黑人早就习惯了逆来顺受,要是不那么做岂不是伤了他们的心。”
  自诩非洲人民“救世主”的欧洲人,以自以为完美粉饰自己丑恶罪行的姿态居高临下,像上帝般把他们的命运揉碎在指尖,换取他们所想要的利益。
  出生在奴隶家庭的巴特曼在20岁之前,就一直在为荷兰农民“彼得·塞扎尔”做苦力。通过廉价劳动力,过着非人一般的生活是黑人生存的常态。
  或许在当时那个时代,这样的生存之道已经算是幸运,因为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生也就此葬送了在他们的手里。
  当时,彼得和他兄弟正寻求生财之计,就看见巴特曼硕大凸起的臀部,而产生了一个灭绝人性的想法。
  他们开始预谋了一场哄骗她前往欧洲的计划,为的就是赢得他们所想的“商机”。
  “只要你同我一起去欧洲生活,就答应你给你一笔不菲的报酬,并且还你自由身。”
  “自由”本身就是条条框框的限制,对于她而言是多么不容设想且遥不可及的词,这是巴特曼做梦都想要的,现如今,选择就摆在眼前,生性纯良且涉世未深的巴特曼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于是,他们一同来到了欧洲。一路上,吃好喝好的巴特曼没曾想过这两人狼狈为奸,背后居然盘算的是这样龌龊的事情。
  第一站达到伦敦,转眼间,他们的丑陋面孔终于显露无遗,态度急转直下,原先好声好气慈眉善目的他们硬生生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赤身裸体关在了兽笼之中,在繁华的皮卡迪广场中央供人观赏,因而收取门票钱。
  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的巴特曼被关在牢笼中出现在众人视线内,毫无隐私,也毫无尊严,羞耻感涌上心头,巴特曼拼了命地护住自己,可是,这样的反抗最终还是遭到了他们皮鞭的抽打。
  “叫你挡住,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你有什么好矫情的!”慌乱的巴特曼在躲避皮鞭时,用力推搡了彼得,顿时,火冒三丈的他瞪大双眼,更加用力地殴打,甚至用脚踹上她的腹部。
  巴特曼趴在了地上捂着肚子,脸上满是绝望,她已无力抵抗,任然阻挡不了彼得的暴虐:“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推我,活腻了你?”
  “呜呼!”一时之间,皮开肉绽的狼狈模样让围观者兴奋不已,见此情形,彼得兄弟又开设了“付钱殴打”的付费项目,引得众人蜂拥而至,就图看个热闹劲儿。就连报社和记者都对她开始大量宣传探讨,言语里尽是讥讽。
  “要我说,黑人早该出来卖,她们天生就该干这事。”
  “可真滑稽,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在这卖弄。”
  “果真是下贱坯子,这花样变着法子呢,太刺激了。”
  巴特曼的报道、海报,使得她一夜之间成为潮流的先行者,身处舆论中心的她创造了一种野性的审美禁忌。
  对此异域风味的美感,很多慕名而来的人花费了大量钱财只为亲眼目睹她的身子,以及耻笑她肥大的臀部,满足他们对于性的欲望。
  “刚刚不还挺能的嘛,现在怎么不反抗了,是不是也挺享受的?”尖锐的声音传来,而巴特曼的身体已经动弹不得,她望着各色各样的人群,听着各色各样的污言秽语,无力反驳。
  此时此刻,她的眼神里已经失去了光,空洞无神,任由彼得挑弄把玩,含恨的泪水已经流干,伤口的疼痛火辣辣的却不及精神世界的挖心掏肝。
  巴特曼的遭遇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同情,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人为她站出来。
  多次想要逃跑的她,最终结局无一不是被残虐,久而久之,她受够了也麻痹了,再也没有了表情。
  所有尊严被踩在了脚下,所有旁观者猎奇的目光,讥笑的神情,似梦魇般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在非洲黑人的同胞心中也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二、把她当做动物,榨干她的每一寸的利用价值,即便是死
  源于对金钱的渴望与贪婪,对于这种“好苗头”的暴利,彼得和他兄弟他们二人丝毫不知悔改,小人嘴脸尽显丑态。
  尝到甜头之后,得寸进尺的两个衣冠禽兽带着巴特曼开始了全国性质的巡演,获取了大量钱财之后,这样的观赏已经不再新鲜。
  “没意思,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回事儿。”类似这种围观者的反馈越来越多,观看的人群也逐渐变少。
  唯利是图的他们认为巴特曼已经无利可图,失去了利用价值,索性把她辗转卖给了法国的动物园。
  命运的刽子手再次伸向了她,一步踏错步步错,步入深渊的巴特曼又步入了另一个无底的深渊。
  动物园因为买走了巴特曼,又开辟了一种新的盈利模式,利用她特殊的身姿进一步获取高额利润。
  他们高价请来“驯兽师”,让其研究出各种吸引游客的方式,园内的“驯兽师”开始逼迫她做各种泯灭人性的动作,并展示给游客观赏。此外,还让她学着动物的样子,对游客做出各种怪异的行为。
  就连最小的孩童都指着她喊:“黑猩猩!”
  动物园的驯兽师甚至在她的脖子上拷上项圈,拴着她像对待畜生一样,不听话就得挨打,不让吃饭。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严酷的拷打和训斥,也不得不让巴特曼满足驯兽师的各种无礼的要求,至此越发抢眼引人争议的姿态,使得动物园的观众络绎不绝。
  侮辱、玩弄的背后是她咬牙熬过的无数日夜,她被拉去和动物园内的动物一起生活,吃着和他们一样的食物。
  泪水和鲜血充斥着她的生存之路,几经周折,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压垮了她,巴特曼在他们的摧残之下,突然暴毙。
  庆幸的是,巴特曼终于可以不再受到鄙夷和殴打,终于逃脱了世人卑劣的魔爪,魂归天国或许对她而言是最好的出路。
  “真是倒霉!花钱买了这晦气,钱还没赚够就死了,唉。”她的猝死令人叹息,这背后的缘由可想而知是他们无法止步的贪欲。
  值得一提的是,萨拉·巴特曼动物园展示的舆论热潮在科学领域也备受关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猿人的形象深入人心,大家不由得将其联系在了一起。
  作为佐证进化论的黑人族群,猿猴一样的身体形态无疑是对人体实验最好的素材。出自“物尽其用”的理念,动物园以极低的价格将巴特曼的遗骨安排运送到了法国科学研究所里进行研究。
  就像是被放到了案板上任人宰割,冰冷地解剖出她各个器官,只是为了验证达尔文“进化论”演变而来的“猿变人”理论。
  此等重大消息一经传开,刻在骨子里的种族歧视,让许多学术界的学者对此深感怀疑,国际知名解剖学家“乔治·居维叶”就是其中一位,他的歧视主义色彩,体现人种的高低贵贱之分完全取决于自我的优越感。
  以“萨拉·巴特曼究竟是人还是动物”为主题的学术研究就此展开,这也意味着她的遗体被无情分割成了大大小小的标本样品。
  特别对于巴特曼的臀部以及其他器官,他做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以她为例,阐述“霍屯督人”只是没开始进化的动物而已。
  “我的研究表明:萨拉·巴特曼这群霍屯督人完全不属于人,纯粹就是没进化的动物罢了!”居维叶的言之凿凿,一度赢得了哗然的掌声和附议。
  随着学术论文的发表,巴特曼的身体实验标本也被存放在了玻璃橱窗之内,受人免费观看,这不由得让人唏嘘。
  细想来看,萨拉·巴特曼的悲哀是那个时代科学的匮乏,也是道德的沦丧,更是人性的扭曲。
  三、如果有人铭记,那么,迟来的正义就并非毫无意义
  “法国博物馆,将我们的族人还给我们!”
  1974年,非洲民众自发的呼声越发高涨,他们联合向国际人权组织提出抗议,强烈要求巴特曼的遗体展览立刻结束,非洲民众并要求,要将萨拉·巴特曼的遗体带回故土进行隆重而庄严的安葬。
  众多非洲同胞堵在了法国博物馆前,举起抗议的旗帜,宣誓着他们的人权。
  一直以爱好和平为主旨的欧洲人被扯下这块卑劣的遮羞布,舆论压力迫使博物馆撤掉了巴特曼的遗体标本,但是,对带走遗体的诉求丝毫不予理会。
  他们遵循的原则却是并没有确认巴特曼是人的身份,顾虑博物馆内珍藏这各式各样的异种人,一旦放走一个,其他的生物标本该如何自处。
  两难之地,舆论也发生争议。有人表明立场,不支持带走,扬言没必要在几百年后再回南非,并称其之“毫无意义地争论”。
  几十年如一日的喋喋不休,非洲人民不依不饶,丝毫不放弃,居住在好望角的人民也不曾改变态度,强硬且坚决。
  要求返还尸首的情愿被忽略了数十年,直到1987年哈佛大学古生物学家史蒂夫·杰·古尔德在《火烈鸟的微笑》中提起此事,世界的视线才聚焦到了巴特曼的身上。
  等到1994年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再次提出正式遣返书后,众望所归,萨拉·巴特曼还是回到了她最为熟悉的土地上。
  2002年8月8日,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独自漂泊200多年的非洲女孩回到了祖国的怀抱里,安心在这片温暖下长眠。
  萨拉·巴特曼的尸骨归还,预示着非洲人民对“人”的认可,也重新得到了应该有的尊重,再次强调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种族也都是平等的。
  次日,在南非妇女节当天,也就是2002年8月9日,为了纪念萨拉·巴特曼,数万名南非群众为她举行了特殊的葬礼。
  葬礼上,南非国歌响彻云霄,也传入了他们的心中,得到了些许安慰,众人落泪,是激动,是欣慰。
  这样的恶劣事件不仅仅是巴特曼,她只是黑人贸易的受害者之一,仅仅只是当时那个时代阴暗的缩影,兴起的“猿人体艺术”葬送了许许多多和她一样的人,他们也值得被铭记。
  萨拉·巴特曼事件像是警钟提醒着我们,我们与动物的区别在于我们拥有的是人性与道德的约束,才使得文明延续。
  一个灿烂的文明需要正义,刚好可以印证那句“正义会迟到,却从来不会缺席”。
来源:6par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22-7-2 21:08 , Processed in 0.728225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