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回复: 0

我去藏区做性教育,有人骂我污染了青藏高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30 19: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打算给大家讲一个男孩的故事。
  男孩叫王永洋,人称小黑,是一位自由公益人。他出生在青海,今年4月,他和团队一起去青海牧区,给藏区的孩子们做了一次性教育普及。
  性教育在国内一直很敏感,很多人都羞耻化性教育,把性教育和色情划上等号。在藏文化里,谈“性”更是犯忌讳。
  一位藏区的朋友知道小黑要搞性教育,当众批评说:“坚决反对到藏区传播所谓的性教育。这些色情文化不许传到干净的雪域高原”。
  但小黑仍然和团队一起,把性教育带上青藏高原。
  “阴道”“阴茎”,“阴道”“阴茎”青藏高原上一所小学的教室里,一群学生终于可以告别羞耻,喊出生殖器官的名字。
  这个画面,想一想就很带劲儿。
  01
  一定要赶在虫草假之前
  1997年出生的小黑从小在青海西宁长大,是法医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虽然生活在省会城市,但这里的性教育仍然缺失,他记着自己的一个女同学,刚刚初中毕业就结婚生子。
  今年4月,他竞到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发布的一个项目招标,和团队共8个人去青海开展一个叫“春之觉醒”的性教育项目,为西部牧区的青少年做性教育普及。
  在去牧区开展性教育之前,小黑做了一次调研。
  一位当地的家长告诉小黑,他的一位邻居未成年就意外怀孕,生产后,女孩妈妈为了保护女儿名节,一直对外称自己的孙子为“儿子”。
  每年5月底,当地学校会放虫草假。牧民会上山挖一个月的虫草,家长很忙,没空管孩子,那些处于青春期的男生、女生们就会躲在帐篷里“探索”身体,而这期间,经常有女生意外怀孕,甚至有人染上艾滋病。
  小黑有点着急。
  4月底的牧区,4000多米高的高原上还没冒出青茬,气温和含氧量都非常低,没有游客敢来玉树。但小黑他们还是选择4月份去上课,他们要在赶在虫草假之前,给孩子们打一针“预防针”。
  小黑托老师、朋友对接到了治多县的学校。“我和当地的老师讲,我想去你们给孩子开展性教育。”令人意外的是,当地的老师都很欢迎,说:“你们快来,需要什么支持告诉我们。”
  治多县是玉树海拔最高的地方,比拉萨都高。刚下飞机,到了教室,一个小伙伴就因为“高原反应”倒下了。
  接下来几天,不断有小伙伴出现“高反”症状,恶心、头痛,吃不下饭,躺在楼道里吸氧,女孩们难受得都哭了。但课程还是按照规划如期进行。
  02
  请正确喊出生殖器的名字
  课程从正确喊出生殖器的名字开始。
  为了打破尴尬,小黑和团队提前设计了很多“破冰”游戏。有一个游戏叫“闪电指”,用手指指自己身体的部位,比比谁指的又快又好。刚开始会让大家指眼睛、鼻孔、嘴巴,之后,老师会引导问:“我们的身体除了这些部位之外,还有哪些部位?”
  “心脏、肺、胃”,学生们回答。
  “还有没有别的?”大家沉默了。
  接下来,小黑放了一个讲阴茎、阴道的动画片,鼓励大家就像喊自己的“眼睛”一样,把生殖器官的名字喊出来。
  性教育的第一步是去除羞耻感。
  小黑讲起初中时,他女同桌来月经,没带卫生巾,找另外一个女生借。两个人隔着老远,叽叽喳喳一通。接着演了一出戏,一个人从前面走,一个人从后面走,中间像特务交汇一样,把卫生巾传递了出去。
  “她们真的很像女特务”,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小黑说。大家对月经遮遮掩掩,恨不得每个女生之间都有自己的特殊暗号。
  可月经只是一个正常的生理现象,为什么我们会有月经羞耻?
  △教孩子们正确使用卫生巾
  同样,阴道、阴茎只是身体的一部分。小黑告诉孩子们不要用“大姨妈”“小鸡鸡”“丁丁”这些替换性词汇,一定要叫它们的学名。
  “你要告诉学生,这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它们本来的名字就跟你的名字一样”。小黑说。
  喊名字的过程很长,会持续15分钟到20分钟。一开始,孩子们也很尴尬,在下面偷偷摸摸笑。但几轮游戏后,大家都能很大声地喊出声来,状态变得越来越兴奋。
  “当大家直白、坦诚地喊出它们的名字时,大家对‘性’就不感到尴尬了”,小黑说。
  小黑记得初中生物课,老师讲到阴茎时,自己都会很尴尬,把“阴茎”读成“小鸡鸡”。学生开始叽叽喳喳笑时,老师就不敢喊了,声音也会变小。
  “如果是一个公开场合不能谈性的人,你就不要当讲师。想做讲师,你自己就得是能理直气壮地把‘阴茎’‘阴道’喊得很响亮。”在做讲师培训时,小黑说。
  “当学生还在笑时,你要用更大的声音喊‘阴茎’‘阴道’,你足够的自信和响亮,孩子们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03
  你摸一下,可能是猥亵
  “春之觉醒”的课程包括认识身体、防治艾滋病、生殖器官的卫生和保健、预防性侵四部分。防性侵是他们这次设计的重点课程。
  “有人会觉得我们一个民族,我们一家人之间勾肩搭背,互相摸一下有什么关系?”
  “我跟他讲这是有关系的,你摸一下,可能是猥亵;别人这么做,可能在侵犯你。你就要去反抗,说‘不’,要拒绝。”
  进入青春期,男生女生之间会认识到彼此间的差异,会刻意拉开距离,但在藏区,情况却完全不同。
  “既然是康巴汉子、康巴妹子,大家就是一家人。”小黑说,藏族同胞的民族凝聚力很强,青春期后,藏族小男孩小女孩间的关系依然很亲密。但因为走得太近了,反而会出事。
  “你的身体哪里不能被碰到?”“除了我们的生殖器官外,你还有哪里不愿意被碰到?”小黑问学生们。
  上课时,小黑帮助孩子们确定身体的边界;还会列举5个可能存在性侵行为的类型和场景;之后,会带大家做一个声音和肢体的练习,教孩子们如何用声音和肢体表达自己的情绪,勇敢地说“不”。
  要知道,在藏区,女生话语权弱,往往不敢表达自己的意愿。小黑观察藏区的女孩,发现她们更加敏感和羞涩,总有一种在等你吩咐的感觉。
  与此同时,藏区男权文化依然非常集中,都是男人说了算。在家庭关系中,成年男性也常常不太愿意听女生的观点、尊重女生的意见。
  因此在预防性侵这部分,男生和女生的内容会有所不同。
  “我们会跟女孩说,你要敢表达;跟男孩说,你要学会倾听,学会尊重。”
  课程还设计了一些具体的应对方案,比如遇到性侵怎么呼救,怎么找到支持你的伙伴;男生要如何学会尊重女生意愿,怎么去保护好身边的女生。
  在去藏区上课之前,当地的老师特别强调一定要多讲讲关于“防艾”的知识。
  在当地,大家对避孕的态度很无所谓,觉得生就生了,生了就养,很少使用避孕套,也不知道避孕套除了避孕,还有预防性病传播的作用;不懂得如何使用避孕套。
  这里也有性少数群体,但非常地下和灰色,大家都偷偷摸摸地,没有人敢公开出柜。因此,这个圈子里常会有艾滋病出现,却很少有人对艾滋病有所了解。
  “我们这次去给孩子们讲,他们完全不知道艾滋病是什么,就很夸张。”
  “使用避孕套是保护我们的安全,也是保护女性的安全,”在课堂上,小黑举着一个避孕套在一排排孩子面前走来走去,避孕套晃到男孩面前,有人害羞地低下头,小黑却面不改色,一直举到最后一个同学看到避孕套的样子,才停止。
  关于避孕套的教学,两所接受“春之觉醒”计划的学校,只有一所学校教授了避孕套的使用,另一所学校因为老师不同意,他们只做了避孕套的展示。
  04
  生5个孩子,才算完成任务
  小黑皮肤黑黑的,笑起来,一颗小虎牙跳跃在外面,一只耳朵上戴着一个镶着绿松石的耳环。耳环是他在西藏时,一位藏族阿姨亲手做给他的。阿姨说他长得一半像汉族人,一半像藏族人,这让他很高兴。
  在自己的生长过程中,小黑无数次从女性身上感受到力量。
  小黑是一位LGBT,因为缺乏所谓的男子气概,喜欢跟女孩玩,一直被校园欺凌。
  有的同学故意在他凳子上泼水;打扫卫生时,突然间一群人冲出来,把他打倒在地,往他脸上吐口水;逼他去卫生间抓屎,如果不抓,就把他堵在厕所里,不让他去上课。抓了屎后,他们回来又会跟所有人说他抓了屎。做游戏时,所有的小朋友都不愿意跟小黑牵手。
  六年级时,小黑的腿还被一个男孩打断了,坐了一年轮椅。这群小男孩甚至为了他专门成立一个组织,就叫做“消灭王永洋组织”。
  那时候,小黑特别希望有一个人可以站出来替他说话,但始终没有那么一个人。直到高中,小黑还常被欺凌,第一个站出来为他说话的人是女生。
  在很长一段时间,小黑都无法认同自己的性取向,这让他痛苦。大学时,他故意装直男,学直男说话、穿衣服。大学时,还去和女生谈恋爱。慢慢地,他逐渐接受自己LGBT的身份时,小黑跟那个女生坦白了。
  没有嘲讽,他们以情侣的身份告别,反而多了一些互相尊重。之后,他们成了一对特别要好的朋友。2016年,小黑确诊抑郁症,这个女生给了他很多支持。
  学社会工作学的她,和小黑一起做社会创新的项目,一起去做调研。在这个过程中,让小黑的痛苦情绪得到很大的缓解。
  回忆自己的过去,小黑发现,女性创造了他,改变了他,也影响了他。他认为,女性的力量很巨大,可以去改变世界。但在藏区听到的故事,却让他感到痛心。
  一个老师告诉他,在玉树市囊谦县,依然保持着一个女生要生5个孩子的传统,没生完,就算没完成身为女人的使命。
  文化和生活的惯性束缚着女性,小黑觉得在藏区,女性没有觉醒,她们被男性力量压迫而不自知。她们不知道自己是有能力、有力量去承担社会责任,改造这个社会,而不只是为了生孩子而存在。
  女性自己都会觉得我们的文化就样子,我要去尊重文化。
  但现实已经变了。
  “之前要生5个孩子,是因为游牧生活需要很多人力。可现在在很多城镇化的地方,生产不需要这么多人口,我们可以做一些小的改变,让女性重新去理解文化中的东西”,小黑说。
  05
  一定要给男孩做性教育
  小黑打开一个卫生巾,男孩们好奇又害羞地围了过来。
  “摸摸触感”,小黑提议,“软软的”,一个男孩回答。
  在国内,很多性教育组织会忽视男孩的性教育。在去藏区之前,小黑想,他们一定不要这样。
  “那你们知道卫生巾是什么样子,就不会对它有好奇,没有必要去嘲笑女生”。小黑会跟男孩讲什么是“月经”,什么是“遗精”。
  “老师,长胡子特别可怕,长青春痘好烦人啊。”
  一位男生趴在小黑耳朵旁,非常小声地讲。
  小黑发现藏区的男孩更加敏感和脆弱,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很闭塞,内心自卑。对自己的黑皮肤也很不满意。
  这时,小黑会掀起自己的头发,展现自己高高的发际线,或自己粗壮的小腿,告诉孩子们每个人都有对自己不满意和焦虑的地方,要对自己自信一点。
  男孩们站成了一圈,每个人都闭上了眼睛。小黑鼓励他们闭上眼睛或捂住耳朵去感受这个世界。这是给男生设计的成长仪式——雄鹰之礼。
  在小黑看来,男生和女生在青春期的表现不一样,女孩是向内的,她们很敏感,会更多看到自己的内在;而男孩是向外的,他会去探索这个世界,给事物贴标签,下自己的判断。因此,小黑会更多地调动男孩的五感,让他们明白不一定要用眼睛,用其他方法也能去探索这个世界。
  仪式的最后,男孩们会接到一块非常漂亮的石头,叫“勇气之石”。小黑希望男孩有勇气去探索世界,接纳世界的变化,同时尊重身边的女性,给到她们支持。
  “我们不会用‘帮助’这个词儿,好像觉得女生天生就弱。我们说‘支持’,这有合作共创的概念在里面,我们需要跟身边的女孩子一起去共创和合作出一些事”,小黑说。
  06
  妥协和灵活,有时是必要的
  在国内做性教育一直都不容易。2017年,北京师范大学编写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就曾被家长吐槽“尺度太大”,引发热议。
  对于藏民的质疑,小黑回复说:“春之觉醒课程,会全部结合藏区文化,给到孩子们因地制宜的性教育”
  在调研期间,小黑就在思考:国内这么多民族,这么多文化,做一个统一的性教育,可能吗?他觉得肯定不行,一定是要用本民族的文化去教本民族的孩子。
  “我们在不同地区、城市开展性教育时,应该先去了解当地的民俗和文化,是之后再把这些东西结合到联合国给到的性教育大纲里面。”
  在藏区,小黑看到孩子们从小跟自然是有连接的,他们敬畏自然、爱自然,和自然是一体的。他们避讳谈性,但不代表他们不知道“性”。孩子们从小看到家人给羊接生、牛交配,“性”从小就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只是他们不知道那个是“性”而已。
  在上课时,小黑就会先从自然界的“性”引入,让孩子们明白,“奥,原来动物的性是很自然的”,那么,我们人类的性也很自然。
  “有一个猴子被一道雷劈了之后,烧焦了,毛烧没了,尾巴也烧掉了,它就变成人。”小黑他们有时借用很多当地的神话故事,去安插性教育的内容。
  藏区孩子们的动手能力都非常强,团队的老师们也设计了特别多的动手环节,画画或一起做一个生殖器官。
  小黑在藏区做性教育时,还把男女学生分开,男老师教男生,女老师教女生。很多教授不赞成这么做,认为男、女生要一起。但实际情况是,藏区学校很多学生是兄妹或表亲关系,异性亲戚之间是不能谈性的,这是犯他们的宗教戒律。
  “你和他们谈‘性’,相当于逼回族人吃猪肉,很不尊重人。”小黑说,有时候,一些妥协和灵活是有必要的。
  和孩子们一起呆了八天,临走前,小黑他们让孩子们给未来的自己写一封信,信的内容小黑并不知道,他没看,这是孩子们自己的秘密。但当地的老师告诉小黑:她觉得经过这几天,女孩们变得勇敢、有爱,男孩们变得学会倾听了。
  告别时,孩子们给小黑他们八位老师都献上哈达,孩子们都住校,他们突然从哪里变出的哈达?小黑觉得很神奇。
来源:6park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21-10-27 11:07 , Processed in 0.319217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