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回复: 0

坚挺如巨杉,也扛不住天天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 19: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撰文:ALEJANDRA BORUNDA
  8月一个炎热的夜晚,在内华达山区起伏的花岗岩丘陵上,林木科学家Kristen Shive在一棵巨杉下宿营,她估计这棵树可能存活一千年了。
  Shive的雇主非盈利性组织“拯救红杉联盟”刚刚买下了这棵树所在的土地——红杉国家公园外的一片占地214公顷的森林,遍布古老的树木。当她透过树叶观看天空中的星星时,脑海中快速涌现出如何保护它们的计划。
  几个月后的10月,她站在同一棵树下没脚踝的灰烬中。但这一次,头顶上的树叶都烧焦了。
  在一场席卷塞拉山西部70000公顷林地的火灾中,这棵巨杉,或许还有其他数百棵,都沦为不幸的受害者。
  2020年是令人震惊的一年,美国发生的火灾创下了新的记录。在这一年里,加州共发生了9000多场火灾,160多万公顷土地被焚烧,这场火灾只是其中之一。大火烧毁了房屋、橡树林、草地和松树,还烧毁了大片的巨杉和其近亲——北美红杉,二者分别是地球上最大和最高的树。
  2020年10月下旬,加州的蒙特利湾山火肆虐。
  摄影:FRANS LANTING
  巨杉和北美红杉都存活了数亿年。然而,由于人类引发的气候变化和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森林管理不善,如今它们面临灭绝的风险。2020年的火灾引起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在气候变化日趋严重的未来,森林火灾正逐渐成为常态,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保护这些古老的树木?
  现在一切取决于我们,拯救红杉联盟的科学主管Shive说。“虽然这些树确实无可替代,但并非完全没有希望,”她说。“如果我们一起行动起来,从现在开始”——限制气候变化,合理管理森林,预防火灾——“那么这些树就有未来。”
  巨杉之乡的大火
  塞拉山西部地区是最后73个巨杉林的所在地,在这里,火灾曾经很常见。事实上,这对巨杉来说很必要:它们需要低强度的燃烧使其充满种子的球果裂开,同时还需要在森林地面上清除出足够的空间,以便幼苗能够正常生长。
  因此,8月底,当一场雷暴在红杉和国王峡谷国家公园附近引发小火灾时,“我并未因此而失眠,”公园的首席资源经理Christy Brigham说。
  不过,到了9月中旬,大风将分散的小火灾连成一片火海。一个周三的晚上,火灾向前蔓延了19公里,令人难以置信。
  大火从森林地面一直烧到树顶。在如此稠密的森林里,巨杉被塑造成餐具清洗刷的形状:树干笔直,大多数没有树枝,几十米高的顶部是蓬松的树冠。火势必须非常猛烈才能烧到那么高。
  2020年10月29日,红杉国家森林西部区的护林员Eric La Price调查城堡大火对尼尔森营地区造成的损失。La Price指出,政府为扑灭火灾花费了超过1亿美元。“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有1.07亿美元用于重新造林、修剪树木和规划火灾,情况会有多大的不同,”他伤感地说。
  摄影:AL SEIB,LOS ANGELES TIMES/GETTY
  Nate Stephenson是一位研究巨杉超过30年的生态学者,居住在红杉和国王峡谷国家公园外48公里处,火势变得更加猛烈后不久,他向窗外望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到小片的灰烬从天空坠落——巨杉的碳化小碎片,”他说。他可能认为,如果灰烬来自较矮的树木,说明大火主要集中于森林的下层区域。不过,巨杉灰烬却告诉他,大火烧到了几十米高的树冠部位,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危害。
  他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
  红衫之乡的大火
  8月底,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北美红杉的故乡,另一组科学家也产生了同样的反应:满腹疑惑,深感不安,这些大火是前所未有的新情况。
  在一场破纪录的热浪即将结束的一个晚上,加州州立公园的环境科学家Joanne Kerbavaz被一场雷暴惊醒:湾区共出现11000道闪电,导致整个地区发生许多小火灾。
  短短几天内,这些小火灾就蔓延开来。在遍布红衫的圣克鲁兹山脉,过火面积16000多公顷。这片地区最近的一次火灾发生在1948年,当时的过火面积不足6500公顷,而此次火灾还在蔓延。
  “这是我们都没有经历过的事,”Kerbavez说。
  她最担心的是她认识的居住在大火经过区域的所有人。其次,她还担心上千公顷的北美红杉,其中一些已经生长了2000年。
  古老的树种
  北美红杉和巨杉已经存活了2亿年,随着大陆不断漂移,气候从暖期转向冰河时代,早期人类开始出现。最高的北美红杉(世界上最高的树)高达115米,比足球场还长。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巨杉有50个集装箱那么大,或者相当于10头蓝鲸。目前存活的最古老巨杉已经度过了3000年的岁月。
  “人们从这些树中获得了一种永恒的感觉,” Stephenson 说。“在我们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这些树几乎一直没有改变。”
  他说,它们以可能的最佳的方式,“让我觉得自己不重要。”
  在过去的1000万年里,红杉在美国西部找到了最好的生存环境:在凉爽的海滨地区,红杉高大的树冠耸入潮湿的雾气中;在陡峭的山坡上,巨杉找到了理想的栖息地,其一半的水分来自山顶的降雪。
  一场野火席卷加州大盆地州立公园后,古老的红杉被标记为“砍伐”。
  摄影:FRANS LANTING
  在欧洲和美洲移民到来之前,北美红杉森林的覆盖面积超过80万公顷。19世纪和20世纪的大规模伐木运动导致数百万棵古树被砍伐,只留下了大约5%的原始森林,也就是大约4万公顷。这些古树主要分布于从大苏尔到俄勒冈州南部的狭长地区,长约725公里,大部分都在距海岸数公里的范围内。护林员们在大约60万公顷的土地上重新种植了红杉,种植的时候通常将树苗挨得很近,以最大化潜在的效益。
  巨杉的生长范围更小,集中于塞拉山西部的一片狭长的岩石斜坡上,整个区域长约400公里,宽约24公里。科学家们估计,现存的巨杉不超过10万棵,可能只有500棵最古老的树,直径超过6米,极其引人注目。
  两种树都很耐火,其树皮可达0.6米厚,即使超过90%的叶子被烧焦,也能重新长出,北美红衫的耐火能力甚至更强。不过,这两个物种都不能适应近年来因为人类的选择而变得越来越普遍的超级大火。
  分流与眼泪
  随着红杉林区火灾的加剧,Brigham的焦虑水平也急剧飙升。突然间,面临危险的区域包括公园里所有的巨杉林、周围的国家森林,以及附近的私人土地:成千上万棵巨杉都面临火灾的危险,其中许多都存活了上千年。
  整个上午,她都在努力保护自己的房子,把树叶扫到一起,把原木垛重新堆放到更远的地方,然后冲进屋里,和包括Shive在内的其他森林管理员一起,开了一场长达三小时的Zoom会议。到了制定一个分流计划的时候了:选择最容易受火灾影响的树林,将有限的直升机和灭火团队派到那里。管理员们打开了公园里最古老、最大的巨杉底部周围的洒水装置,试图坚强地面对大规模巨杉死亡的可能性。
  拯救红杉联盟的土地保护主管Becky Bremser走过树龄为3000年的斯塔格树的底部——有记录以来的第五大巨杉。这棵树有25层楼高,直径比双车道公路还宽。消防队员在树底部铺设了喷水灭火系统,帮助斯塔格树避免了2020年的火灾。这棵树位于占地215公顷的阿尔德克里克森林,之前为私人所有,不到一年前,拯救红杉联盟买下了这片土地。
  摄影:AL SEIB,LOS ANGELES TIMES/REDUX
  接下来的几周只剩一片模糊的记忆。有一次,当一名消防直升机飞行员打电话报告说一片古树林已经烧焦了时,Brigham突然哭了起来。(后来,有人前往实地调查,发现树林安然无恙。她如释重负,又哭了起来)。
  在红杉林中,最大的树也得到了洒水装置和消防员的保护,但野火的强度和走向往往无法预料,因此也就意味着并不是所有的树都能获救。Kerbavaz召集大家开了一次又一次的会议,对损失进行登记:邻居们的房子、大盆地州立公园备受欢迎的游客中心、一片片的森林。“到最后真的有点麻木,”她说。
  原住民用火管理森林
  加州大学合作推广部的火灾专家Lenya Quinn-Davidson说,长期以来,加州火灾的规模、强度和破坏力都是由人类的选择决定的。
  在移民来到加州之前的几千年里,这些选择不同于现在。原住民频繁而广泛地焚烧当地的景观,包括红杉林和巨杉林,原因有很多:减少野火对自己的危险;清理森林地面方便通行;促进他们用于食物或编织篮子或吸引猎物的植物的生长。
  过去全加州每年可能有485万公顷土地被焚烧,是2020年被焚烧的面积的三倍。在红杉和巨杉林区,每隔5到15年左右就会发生一次火灾,无论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
  Amah Mutson部落的主席Val Lopez说,这样的结果就是精心管理的分散林地。“你现在看到的森林已经不是以前的森林了,”他说。“我们的人过去一直顺其自然。”
  不过,当白人定居者抵达时,他们杀害或驱逐了数百万原住民,并禁止那些留下来的人继续保留其土地管理传统。整个山坡都被砍伐用作牧场。剩下的森林也变得与之前不同:没有火来清除林下灌丛,林下灌丛就变得非常稠密。小树和灌木侵占了曾经被火烧过的草地。护林员重新种植了树木,但密度非常惊人。
  “现在,”Lopez说,“森林变得非常拥挤。”
  移民们害怕火灾,并制定了防止火灾的政策。例如,美国林务局在20世纪初制定了“上午10点政策”,要求任何报告的火灾必须在第二天的10点前扑灭。
  美国林务局早已放弃了这一政策,开始采用有规划的焚烧策略,但规模和速度远低于历史,或者专家认为的所需的弥补之前几十年没有人为火灾的努力。灾后管理(从灭火到林业学)重塑了加州的森林,包括红杉和巨杉林。森林变得更年轻,更稠密,比殖民者到来时木材更多,因此发生的火灾往往规模更大,更剧烈。
  现在,气候变化给树木增加了许多压力,加剧了破坏力。自19世纪中期的淘金热以来,美国西部的温度已经上升了1.6华氏度。
  在红杉林区,雾层正在消失,塞拉山的雪也没有之前稳定。这些变化使红杉和巨杉处于干旱状态。
  与此同时,随着气候改变的加剧,温度越高,大气层就越缺水,植物和土壤也会更加干燥,火灾风险也将随之增加。一项研究发现,自1984年以来,气候变化使美国的火灾发生面积增加了一倍。
  大多数巨杉和红杉都挺过了2012年-2016年的干旱,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严重干旱,可以归因于气候变化。不过,Stephenson的观察表明,干旱可能使树木更容易受到其他威胁,比如2020年的火灾。干旱还导致全加州约1.5亿棵树木死亡,现在这些树木成了巨大的引火源,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加剧了2020年的火灾。
  “帝王”倒下
  去年10月,在巨杉林中,Shive看着死去的“帝王”(直径超过1.8的巨杉被称为“帝王”),用手指数着,数完了第二只手后,她不得不继续:“11、12、13。”
  没有一个绿色的树冠。只有灰色的灰烬,灰色的花岗岩,倒下的烧焦的原木。Shive眯起眼睛说,这些树不仅仅是烧焦了:整个树顶全部烧焦了,树叶被烧程度超过了90%——巨杉被烧之后仍能存活的极限。
  最后,经过数周的燃烧,大火烧毁了6470多公顷的巨杉林,约占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几乎40%的燃烧都足以导致巨杉死亡。在有记录的历史上,没有一场火灾对树木造成的破坏能与之相提并论:2015年的“拉夫”大火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但遭受到严重影响的只有400公顷。
  到目前为止,Shive和同事们估计,在占地215公顷的阿尔德克里克森林中,至少有80棵“帝王”被烧死。总的来说,专家们估计可能有几百棵巨杉死亡,可能超过1000棵——大约占总数的1%到2%。这显然不足以导致巨杉灭亡。但这足以让所有人保持高度警惕,谨防类似事件很快再次发生。
  ‘如果我们给它们一个机会……’
  在圣克鲁斯山脉,火灾的过火面积近3.7万公顷,从大盆地红杉国家公园一直到海岸的边缘,其中包括近40%的红杉林区。去年10月,火灾结束几周后,圣文森特红杉林中依然会冒出缭绕的烟雾。这片林地占地3400公顷,位于圣克鲁斯西部,由几个非营利环保组织所有。
  在山坡上,曾经遍地的浆果鹃变成了一片荒芜。一具烧焦的松鼠尸体完好无损地躺在地面上。灰烬像雪堆一样堆积在烧毁的树干周围。
  不过,位于陡峭的峡谷下坡的红杉林却是另一种情况,可能代表着火灾区的大多数红杉的真实处境。
  Anthony Castanos是拯救红衫联盟的一位土地管理经理,他用瘦长的手臂向上指了指树干上冒出的一簇簇绿色嫩叶。他说,这就是大火引起的重新生长。
  “如果我们给它们一个机会,它们就会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他说。
  2020年圣克鲁兹山脉的大火造成了巨大的人员和经济损失。一人不幸遇难。数百栋建筑被烧毁,有的烧得非常彻底,只剩下一个烧焦的砖砌壁炉,或者一个曾经是秋千架的扭曲金属结。
  不过,红杉非常擅长应对火灾,因此可能很快就会恢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态学者、消防专家Scott Stephens说。“在某种程度上,火灾可以使红杉在这片森林中更占据主导地位,”因为其他树直接被火烧死了,比如遍布当地森林的硬木或花旗松。
  他解释说,有些地区已经120年没有发生过大火了。尽管森林管理者曾试图对这些森林进行修剪,但越来越多的易燃物质已经积累起来,短期内无法用事先规划的大火将其清除。2020年的大火烧毁了其中的许多,但还远远不够。
  Stephens说,现在要做的最负责任的事情是“抓住赐予我们的良好机会”,并制定一个重返森林放火燃烧的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就像Amah Mutson部落和该地区的其他部落曾经做的那样。
  拯救红杉联盟的科学主管Kristen Shive拿着一个巨杉的球果——只有鸡蛋那么大,当暴露于高温下时,球果会释放出种子。新裂开的巨杉球果在巨杉国家纪念区遍布灰烬的地面上的撒下了许多小红杉种子,她指着这些小种子说,“我估计将来会重新长出很多树苗。” 城堡大火是2020年最严重的火灾之一,烧毁了塞拉山脉西坡上的近20片巨杉林。塞拉山脉是地球上唯一的巨杉自然生长的地方。
  摄影:AL SEIB,LOS ANGELES TIMES/GETTY IMAGES
  Brigham、Shive、Stephenson和其他科学家希望在巨杉林看到类似的情况。现在,在红杉和国王峡谷公园内,Brigham估计他们每年要规划燃烧400公顷。她说,最理想的数字是至少12000公顷。
  巨杉通常被认为比红杉更容易受到人类的影响。2012—2016年的干旱损害了巨杉的生理状态,比如说,导致它们更容易受树皮甲虫的伤害,这种害虫之前从未令它们感到困扰。不过,在巨杉林,科学家们也希望,2020年的大火能促使一些树的小种子(像燕麦片那样小和薄)发芽,让那些在未发生火灾的几十年里都没有经历过这一过程的树林重新焕发活力。
  我们能帮助它们吗?
  问题是:它们能忍受更严峻的考验吗?更高的温度,更严重的干旱,更多的大火?在进化过程中,它们经受住了这些考验,但现在的变化比地质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要快得多。
  Stephenson说,我们还不知道气候变化的所有复杂影响将如何影响它们。他和其他科学家认为,最直接的威胁是,气候变化将增加像2020年那样的灾难性火灾发生的可能性和强度,同时导致树木更加脆弱。Stephenson的研究表明,干旱、树皮甲虫肆虐以及因干旱导致树木死亡而促使火灾加剧,最终使2020年火灾季的火灾更加严重,同时还预示着未来会出现更多意想不到的反馈循环。
  阻止全球气候变化可能需要几个世纪。与此同时,我们能够而且必须更好地管理火灾风险,Quinn-Davidson强调说。树木年轮记录显示,只要人类在这些森林中活动,就会对森林大火产生或好或坏的影响。
  “这里传递的信息是,人类管理实际上可以在火灾中克服气候的影响,” Quinn-Davidson说。“这不仅仅是气候改变的问题。我们不能就这么认输,感觉备受打击,无可奈何,然后告诉自己这些树注定会灭绝。这不是事实!”
  对Brigham来说,2020年也提醒我们,是时候加强对树木的保护了。
  “你不会因为经历了一个糟糕的火灾季就放弃2000年的古树,”她说。“现在,我们需要付出最大的努力。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可以拯救很多树。”
  (译者:流浪狗)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21-1-27 10:51 , Processed in 0.357489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