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回复: 0

这些可爱的狗狗,竭尽全力地拯救野生动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 13: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ule是一只6岁的比利时马里努阿犬,它在蒙大拿州西南部的大洞谷附近侦察熊的粪便。几十年后,人们在该地区发现了灰熊,从灰熊粪便中采集的DNA可以帮助生物学家和土地管理人员恢复灰熊的栖息地。
  撰文:DOUGLAS H. CHADWICK
  摄影:ADAM FERGUSON
  蒙大拿州密苏里河源头。Pepin是一只比利时马里努阿犬(属于比利时牧羊犬),它强壮、自信、专注,曾跑遍赞比亚的大草原,寻找狮子、豹子和猎豹的踪迹,也曾穿过缅甸的低地热带雨林,探寻野生大象的身影。Pepin善于嗅出不同动物的粪便,这一技能为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提供了快速估算这些动物数量的方法。
  现在,在蒙大拿州密苏里河源头附近一条清澈的山溪岸边,Pepin突然蹲了下来,凝视着生态学家 Megan Parker。
  这是它找到目标的信号。整个上午,Pepin一直带着Parker寻找狼、美洲狮、熊和其他食肉动物留下的粪便,另外两名警犬训练员也带着他们的狗在同一处受保护的私人土地上穿梭。
  他们想要更详细地了解这些分布广泛的动物是如何利用这片土地的,这里是大黄石生态系统中重要野生动物走廊的一部分。
  黑熊和灰熊都在这里游荡,Pepin还发现了另一堆棕熊粪便,这并不稀奇。
  但这些粪便藏在溪流的底部,在25厘米深的冰冷急流之下。
  亚利桑那州塞利格曼附近的Double O牧场,受雇于工作犬保护组织(WD4C)的拉布拉多犬Lisa正在寻找黑足鼬(black-footed ferret)使用的洞穴,以帮助亚利桑那州狩猎和渔业部门追踪鼬类家族中这些水貂大小、戴着土匪面具的成员。
  轮到Tule去找黑足鼬了。经过几十年的努力,野生黑足鼬的数量仍然只有300到400只。“好消息是,”WD4C的Pete Coppolillo说,“搜寻犬调查亚利桑那州黑足鼬的速度是人类团队的8倍,而费用却只有人类团队的一半。”
  在WD4C的一处设施中,一只4岁的拉布拉多犬正在接受训练,以嗅出藏在旋转木马测试装置一个罐子里的鱼翅样本的气味。如果成功,她就可以协助海关官员检查这种野生动物产品的货物。自2000年以来,鱼翅一直是非法进口到美国的。
  20世纪90年代中期,Parker和同事们共同创立了非营利性工作犬保护组织(WD4C),在此之前他们就目睹过这种超级“嗅探”的能力。她说:“我们开始想,这些狗能揭开水里的什么秘密呢。”
  例如,能否训练这些狗通过嗅闻水面上的空气来识别鱼的存在?测试结果是肯定的。
  它们能通过嗅闻鱼皮上擦下的黏液样本来区分不同种类的鱼吗?答案是可以。
  好吧,那么这些狗狗有没有跳跃思维,能把只有本地鳟鱼品种的水域和有入侵东溪鳟的水域区分开来呢?我们又得到了肯定的结果。
  就这样,渔业管理人员有了一种新的仪器,一种速度更快、成本更低、更安全的溪流调查仪器。相比以前的电击法,安全程度有了很大提升,使用电击法观察物种时,有些会物种被击昏,有时会有鱼类因受伤或死亡而漂到水面。
  “这些狗几乎完成了我们交给它们的所有任务,”在成为WD4C执行董事之前,曾在几大洲研究野生动物的保护生物学家Pete Coppolillo说。“野生动物研究人员和管理人员疯狂询问我们,他们想知道狗是否可能探测这个或那个。令人震惊的是,狗狗们经常给我们带来惊喜,所以我们一般都会说,’为什么不试一试呢'?我们很少后悔。”
  狗的嗅觉灵敏度被认为是人类的一千到一万倍,如今它们已是各种职业中不可或缺的成员。在发生自然灾害或有人在户外迷路时,他们会协助搜救队搜寻。在军事行动中,训练有素的警犬能够发现隐藏的爆炸物和敌人。其他一些搜寻犬会帮助警察寻找越狱者或谋杀受害者的尸体。有些搜寻犬则与海关官员合作,搜寻毒品、象牙等违禁品。还有一些狗狗带头追踪偷猎者;在货船上巡逻,寻找可能从遥远港口逃跑的老鼠,或者从国外运来的木材中暴露的森林害虫。
  狗可以嗅出帕金森病的早期症状、糖尿病、几种癌症、即将发作的癫痫、疟疾等疾病。它们甚至还能很好地检测出人感染冠状病毒的情况,WD4C最近也加入了这项工作。
  但是,正如比利时马里努阿犬Pepin2009年在蒙大拿州所展示的那样,狗狗在自然保护领域展现出了一些最有潜力也最不为人所知的新角色。
  时机刚刚好。
  为了防止被仙人掌刺刺到,Lisa穿上了靴子,准备与WD4C的创始人之一兼特别项目主任Aimee Hurt一起开始工作,寻找亚利桑那州黑足鼬的洞穴。Lisa的履历包括在大提顿国家公园发现入侵的柽柳属和独行菜属植物,在喀麦隆丛林中发现大猩猩的粪便,以及搭便船进入美国的入侵物种:斑马贻贝。
  在接近80亿人口活动的压力下,野生地区及生活在那里的野生动植物面临着巨大的威胁,有人预测,在本世纪末之前,地球上三分之一或更多的物种可能会消失,毫无疑问,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正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我开始了解利用搜寻犬的保护项目,并发现整个野生动植物群落都得到了这种非常强大的科学工具的帮助,如果你愿意,它就会舔你的脸。
  捕获偷渡过来的软体动物
  斑马贻贝从欧亚大陆逃逸而来,可能藏在了货轮的舱底污水中,20世纪80年代,斑马贻贝入侵了北美五大湖地区,占据了海滩和底部的栖息地,污染了管道,并堵塞了发电厂的冷却系统。
  同时,这些滤食性贝类也吃掉了大量浮游生物,而浮游生物是水生食物链的基础。一只雌性斑马贻贝一年就能产下一百万只小贻贝,这些入侵者从那时起就在整个大陆迅速蔓延。仅在五大湖地区就已经造成了50亿美元的损失。
  加拿大阿尔伯塔环境和公园部的水生入侵物种专家Cindy Sawchuk将斑马贻贝列为她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到目前为止,阿尔伯塔省还未发现斑马贻贝。“如果它们入侵这里,每年用于维护灌溉渠道和管道的成本将会暴增75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对当地生态系统的危害,”Sawchuk告诉我。
  拖运船只进入阿尔伯塔省的车辆必须停进主要公路沿线的一个检查站。等待的检查小组中很可能有一只嗅探犬,它来自Sawchuk开发的Conservation K9项目。
  成年斑马贻贝一般只有指甲那么大,而像罂粟种子那么小的贻贝在潮湿的缝隙或深排水孔里很容易被人忽视。但它们的气味瞒不过执勤的K9成员。
  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可能藏匿贻贝幼体的零散水坑。贻贝幼体不仅是透明的,而且比单细胞变形虫还要小,没有显微镜是看不见的。
  要检测这些看不见的幼体形态,除了配备精密集成电路的高度专业化设备,没有别的选择,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一个灵敏的鼻子。
  在实验中,Sawchuk的研究小组发现他们的狗在一桶12升的水里能嗅出两只(软体动物的)面盘幼体。
  调整时间
  训练狗狗进行野生动物搜寻并不十分复杂,但这是一个漫长而持续的过程,需要一定程度的耐心、直觉和同理心,使培训成为一种艺术,而不是常规的指导。
  深冬清晨,大雪纷飞之际,我和Sawchuk、她的两位人类同事、黑色拉布拉多犬Hilo、德国牧羊犬Seuss和巧克力拉布拉多混血儿Diesel一起来到了莱斯布里奇市的一个仓库。“这些狗已经有几个月没碰到贻贝了,”Sawchuk说道。“是时候进行复习训练了,以便在检查站重新开放之前进行调整。”
  在一天的黑足鼬搜寻活动结束后,WD4C的犬类野外专家Melissa Steen和Tule在一个乡村前哨分享了这一欢乐时刻。人类和狗之间从石器时代形成的伙伴关系不断丰富着两个物种的生活,每个物种都有照顾和学习对方的原始能力。
  也许对执行指示的最好奖励是热情的表扬,或者是扔出绳球让狗狗们捡回来,然后开始拔河。Lily今年12岁了,经过训练,她已经能检测出至少23种不同植物和动物气味。
  训练员摆出了一排顶部穿孔的盒子。其中一个装有从仓库取出的贻贝。虽然这些贻贝已经没什么气味了,但每只狗都很快地停在了右边的盒子前,迅速坐下了。找到了!
  多次演练后,狗狗们在外面休息,训练者则把贻贝塞进橱柜抽屉和储藏的设备中。每次只带一条狗进去,并鼓励它嗅出猎物。又找到了!每一次成功都会得到这样的欢呼声,热烈得让人以为狗狗发现了金子。在收获赞美的同时,狗狗还会把球扔给它的训导员,这比任何闪闪发光的珍宝都要好……哦,真快乐,一场流着口水的拔河比赛!
  为了招募犬只从事侦查工作,许多训练员都会带着一个球或其他咀嚼玩具去动物收容所。他们要找的是精力充沛的狗勾,对任何事情都充满好奇。这样的狗狗经常被人遗弃在垃圾堆中,它们是最聪明、最活泼的。可一旦长大,就很可能会被送到收容所,因为它们对一个家庭来说太闹腾了,无法承受。
  对于训练员来说,一只痴迷于咀嚼玩具的高度警觉的狗才是最有潜力的。在所有可供选择的狗中,有多少在选中后能够通过耐力、信心、兼容性和其他品质的测试,不断进步,成为专业的野生动物嗅探员?据我所知,也许六百多只中才有一只。
  Sawchuk的拉布拉多犬Hilo就是从一个收容所挑选出来的,最初负责导盲犬的工作。他的学习速度很快,但由于太过好奇和精力充沛,无法适应严格的训练计划,因此被淘汰了。幸运的是,他被介绍给了Sawchu,Sawchuk看到了这种不可抑制的能量的潜力,也发现了他的聪慧。
  具备了这些特质点Hilo非常灵活,能够专注于贻贝一周,后来与Sawchuk一起涉足沼泽,检查外来的杂草,然后以同样的热情帮助一个姐妹资源机构找到了入侵的野猪,野猪扎根后会破坏自然栖息地和农田。
  从花朵到蝴蝶
  俄勒冈州威拉米特山谷(Willamette Valley)的原生草原有99%以上已被改造成农田,或被其他开发项目占用。可想而知,该地区许多曾经常见的植物和动物,现在的数量少得可怜,只能勉强生存。
  其中最稀有的是金凯德氏羽扇豆(Kincaid’s lupine),一种濒临灭绝的野花。它碰巧是一种更稀有的生物的唯一宿主:芬达蓝灰蝶(Fender’s blue butterfly),它只在金凯德氏羽扇豆的叶子上产卵,幼虫期以这种植物为食。在20世纪早期,人们认为芬达蓝灰蝶已经灭绝,直到1989年才重新发现了这种蝴蝶,后来又在2000年宣布其濒临灭绝。
  野外工作结束后,WD4C犬类野外专家Kayla Fratt为边境牧羊犬Barley进行了降温和清洗。大部分像Barley这样的野生动物嗅探犬都是从收容所里救出来的,曾经可爱活泼的小狗长成了多动的幼犬,后被嫌弃它们需求太多的家庭抛弃。
  为了保护这两种濒危的生命,俄勒冈野生动物研究所(位于大学城科瓦利斯)的野生动物顾问David Vesely认为,第一步是确定金凯德氏羽扇豆数量最多的地区。但他也知道,要想用放大镜一株一株地仔细观察它们的解剖结构,将它们与几种密切相关的羽扇豆区分开来,可能会浪费很多时间。
  为此,Vesely请来了WD4C的两位创始成员,Alice Whitellaw和Deborah Woollett。一旦接受了金凯德氏羽扇豆的气味训练,他们的狗就能准确地判断出这个亚种生命周期的每一个阶段,从春季发芽到秋季腐烂,Veseley黑亮的比利时牧羊犬Rogue也加入了他们,这是一只经验丰富的追踪者。在一年的时间里,该团队绘制了30多个有重要金凯德氏羽扇豆种群的地点。
  现在是第二步:保护这些地点。联邦机构升级了公共土地上原生草原的保护计划,并开始通过选择性地使用野火来恢复一些地方。当地的绿地信托基金也通过与业主的协议对私人土地进行了同样的处理。
  Vesely和我看着羽扇豆之地(Lupine Meadows),一块占地38公顷的绿带地带,他说,“我们的长期计划是把残余的草原连接起来,这样它们就能像原始的生态系统一样运作。”像这样的鲜为人知的物种和亚种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直到一名当地记者报道了探测犬。突然,大家都开始感兴趣了。这成了向公众宣传保护生物多样性价值的好机会。”
  野生动物和全球变暖的解决方案的交汇点
  2009年,沃伦·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集团的子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宣布,他们计划在加州中西部卡里佐平原旱地建造黄玉光伏电站(Topaz Solar Farm)。
  这将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装置,900万块电池板分布在2460公顷的土地上,其中就包括北美狐(kit fox)的栖息地。
  Tule带着生态学家Breanne Ender和Megan Parker(WD4C的联合创始人兼研究主管)沿着蒙大拿大洞谷地区的下坡寻找灰熊存在的证据。如果有一只灰熊经过这里,留下了一些分辨,恰好引起了人类注意,那纯粹是运气。最好还是盯着Tule,她的鼻子能分辨出荒野中的气味。
  Parker和她的朋友兼同事Tule继续在蒙大拿一处被野火烧焦的山坡上搜寻灰熊粪便,一边测量其中的DNA含量。恢复这一濒危物种的关键是保护现存的据点和它们之间的走廊,方便熊迁移、交换基因,并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
  北美狐勉强有30厘米高,体重最多2.3公斤,比一般的家猫还轻,是北美犬科动物(包括其他狐狸、郊狼、狼、狗)中最小的一种。
  北美狐曾广泛分布在加州中部的干旱草原上,直到生存空间被农业剥夺,食物供应被杀虫剂和啮齿动物毒素所破坏,这些有毒化学物质在狐狸体内累积,达到了破坏性水平。
  1967年,北美狐的残余种群数量只有7000只,被列入了濒危物种名单。
  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聘请了一家生态咨询公司,就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该项目对黄玉光伏电站附近北美狐和野生动物(从啮齿类动物到美洲羚羊)的影响进行了咨询。
  “为了追踪北美狐的反应,我们需要非常准确的‘狐口普查’,但我们根本做不到,”该公司的首席科学家Dan Meade说。得知Deborah Woollett研究北美狐已有多年,Meade便与她取得了联系。
  Woollett设计了一个围绕光伏电站的密集调查网格,并派出了嗅探犬。她在路线上巡逻,收集狐狸的粪便,相信这些狗能把它们和当地郊狼和短尾猫的粪便区分开来。
  然后,她将这些粪便送去做DNA分析,以找出这些样本代表了多少只不同的狐狸。在太阳能设施建设前后及建设期间,Woollett一直在做这件事,时间跨度长达8年。而与几乎所有人都预期相反,她发现狐狸的数量在稳步增加。
  卡里佐平原是一片半沙漠。太阳能电池板的遮挡使下面的土壤不至于像开阔地区那样迅速干燥,额外的水分刺激了草和其他植物的生长,这反过来吸引了北美狐的猎物:昆虫、蜥蜴、筑巢的鸟类,以及它们的主食——地松鼠。
  由于板子离地面很高,且有间距地排列着,狐狸就有了足够的空间穿梭、打猎和挖掘巢穴。
  为了获得“黄玉”项目的许可,该公司支付了数百万美元,在该地区其他地方划出6800多公顷的土地作为野生动物栖息地。
  其中一些土地是项目附近耕种的农田。在被恢复为草地后,黄玉光伏电站不断增长的狐狸种群开始迁入,扩大了活动范围,这是另一个积极的结果。
  我在卡里佐平原以东270多公里外的帕诺什山谷(Panoche Valley)追上了Woollett,她和她的狗也在那里进行了北美狐的调查。当时,她正在测试狗狗辨别钝吻豹蜥(blunt-nosed leopard lizard)粪便的能力,钝吻豹蜥比北美狐更加濒危。这种爬行动物往往生活在更格卢鼠的洞穴里,更格卢鼠本身就处于极度濒危状态,也是这里北美狐的主要食物。
  狗狗是人类最古老也是最好的朋友,寻找目标时比任何人都更加高效,在这个栖息地广泛丧失、物种灭绝率不断上升的时代,它们也被证明是野生动物最好的朋友之一。
  加州中央山谷的草原被集约化农业大规模取代,使许多野生动物群落相互隔离,变得越来越脆弱。即便如此,我们站在一个新创建的保护区,占地10000多公顷的帕诺什谷自然保护区,周围四处可见北美狐和更格卢鼠的洞穴群。
  保护区负责人Ben Teton解释了这个最近购买的养牛场如何发展成了现在的保护区。这笔钱来自另一家能源公司,这家公司也想在帕诺什地区安装一个庞大的太阳能电池板阵列。为了获得政府的批准,根据《濒危物种法案》(Endangered Species Act),该公司必须找到一种方式,对项目所在地濒危野生动物的潜在影响进行补偿。
  春天的嫩草和盛开的鲜花像一件巨大的天鹅绒袍子铺满了大地,此情此景之下,我们应对野生动植物和替代能源共同繁荣的未来保持乐观。
  狗是人类工作和娱乐中值得信赖的朋友,提供了深入了解非人类心理能力和情感生活的通道,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伙伴。对于野生动物嗅探犬来说,它们还可以成为北美狐、蓝灰蝶、灰熊和其他动物的伙伴,帮助它们努力保护自己的未来。
  在地球历史上这一关键阶段,我们不知道它们还能为保护自然界做出多少贡献。它们分辨气味和传递信息的能力还没有达到极限。现在,有限的只是我们的想象力。
  (译者:陌上花开)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21-1-24 15:29 , Processed in 0.292970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