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8|回复: 0

被切成2.7万片之后,这位老太太获得“永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8 20: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摄影:Lynn Johnson
  一位一心想把自己的“全部身心”,
  再无保留地献给科学的老奶奶,
  我们唯有致敬。
  苏珊·波特(Susan Potter),
  她捐献出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
  冷冻之后,
  她的遗体被切成了2.7万片,
  并进行了拍照。
  结果就是:
  一具虚拟的尸体,
  将能够与医学院学生进行“对话”。
  ‍苏珊·波特数字化的‍脑组织‍,被切片后拍照合成而获得以上图像。
  生前因为车祸,苏珊·波特坐上了轮椅,但她喜欢“横冲直撞”的鲁莽性格仍然未改:“我坐的不是我的轮椅,而是我的凯迪拉克!”,她曾经对一名医生厉声说道。
  苏珊·波特在捐出自己的遗体之前,
  要求先去“冻肉柜”看看。
  她看到了那间屋子,
  也看到了那台机器,
  一刀就能把她的身体组织
  切成一张纸那么薄。‍
  也就是说,
  她完全明白、并且亲眼目睹
  当自己死后,
  自己的身体会受到何种“残忍处理”。
  在去世后的第一阶段,波特躺在实验室里,身上裹着聚乙烯醇,在-26°C的环境中被冷冻,然后被切成2.7万片,再以数字尸体的形式“复活”。她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了科罗拉多大学安舒茨医学园区,用于教学。
  波特生前接受采访,
  多次说自己“并不惧怕死亡”,
  似乎早已做好“视死如归”的准备。
  “我不惧怕死亡,我的精神仍将存在;我的灵魂仍将存在。”
  人类仿真中心主任维克多·斯皮策(本文男主角)准备撬出波特在髋关节置换手术中留下的一根钛棒。如果留在原处,钛棒可能会损坏刀片。
  苏珊·波特,来自德国,
  曾经历过二战的创伤;
  感受过政局的动荡;
  也亲眼看到过希特勒的上台与溃灭;
  还曾被父母彻底抛弃住进孤儿院;
  她也曾是一个抱着洋娃娃,
  人见人爱的可爱小女孩。
  波特出生于德国莱比锡,此照片是她3岁时于自己祖国拍摄。背景中鬼影似的CT扫描片是她87岁去世时拍的。多年前的车祸,导致她的颈椎需要用金属丝固定。
  在生命的最后15年里
  波特随身带着一张卡片
  上面写道:
  “我希望将我的身体
  用于可视人项目之用途,
  也就是说做成图片影像,
  可在互联网上用于医学教育......
  如果哪天我真的死了......
  请联系维克多·斯皮策博士......”
  维克多·斯皮策,
  一个科学家,
  他的愿景,
  是创造21世纪版的《格雷氏解剖学》。
  起初,斯皮策拒绝了苏珊的捐赠提议,但后来他发现苏珊录下的音频和视频,了解到了苏珊的真正意愿,更意识到苏珊的贡献对学生们来说将是一件极有价值的事情,才改变了想法。这个房间还存放着其他捐赠者的遗体,用于高级医疗培训和研究。
  苏珊·波特,
  一个志愿者,
  她参加的项目,
  只有在她死后才能实现。
  可以说,在苏珊·波特生命的最后15年里
  她是为维克多·斯皮策而活,
  也是为划时代解剖学而活。
  解剖学是医学的基础
  为了了解身体结构
  医学院学生入学第一年就是解剖尸体。
  “死人教活人”,
  是一个崇高的医学信条。
  但假设有一具虚拟尸体,
  你可以不停地解剖他,
  然后只需要敲击一下键盘,
  他就会以数字方式“起死回生”!
  对医学生而言,
  那一定是灵光乍现的一刻。
  这个横截面是波特的头部,为了保持其稳定,它被包在聚乙烯醇中。头骨是在斯皮策称为“铣床”的冷冻切片机上从上到下一层层切下来的,可以看到她的大脑、眼睛和鼻子。波特被切成了2.7万片,耗时60个工作日。
  2015年2月16日早5:15,
  波特因肺炎去世,
  享年87岁,
  她的遗体从头到脚长1.55米,
  背部到前胸厚25厘米,
  两肘间的宽度为48厘米,
  遗体被置于温度为-26°C的冰柜里冻实。
  解剖过程实录
  (内容可能会引起不适)
  测量尸体,并做出适当的标记。切片机可容纳36厘米×56厘米×51厘米规格的解剖体。
  为了把波特的遗体变成一个“可视人”,斯皮策和助手为她涂上了一层聚乙烯醇,防止她的皮肤冻伤,还能提供身体组织和周围物质的对比。为了满足苏珊生前的的另一个要求,一名研究生用扬声器系统在现场播放起了古典音乐——
  莫扎特的《安魂曲》
  ‍
  她来自欧洲“音乐之乡”莱比锡,
  她最爱《浮士德》,
  她希望在“被切”的过程中,
  播放古典乐,
  而且房间里要放满红玫瑰,
  她想把她的泰迪熊也冷冻起来,
  跟她一起被切成片......
  她将彻底忘记,
  儿时父母的抛弃,
  老来子女的远离,
  远离一切伤痛,
  她给自己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斯皮策认识波特已有15年。有人问当你开始切她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他说:
  “我在想,我在做她让我做的事。”
  本来,
  “可视人项目”要解剖的是
  正常的、健康的身体,
  之前的解剖案例有杀人犯和心脏病死者;
  而苏珊的身体因几十年的疾病已经变形,
  且包括双乳切除、黑色素瘤、脊椎手术、
  糖尿病、髋关节置换和溃疡等多种问题,
  但斯皮策说: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需要开始考虑患病的身体——
  毕竟,
  那才是我们医生需要经常打交道的类型。”
  2000年,
  某一天,
  斯皮策的办公室收到一通电话——
  “我是苏珊·波特。
  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这个可视人的报道,
  所以......
  我想捐出我的身体——
  我想被切成片片。”
  她舍“身”取义,
  达到人类关于“无私”这个词的极致。
  关于本文
  早在2002年,科罗拉多大学安舒茨医学园区人类仿真中心主任维克多·斯皮策找到《国家地理》图片编辑库特·穆奇勒,提议本刊去跟踪他的项目:一名女性遗体捐赠者——她当时还活着——死后将被冷冻并切片,然后创造出一具数字尸体用于医学教学。摄影师林恩·约翰逊于次年开始了她的报道,并决定用黑白照片记录当时还健在的波特。在波特死后,她的数字化身乃以彩色的影像出现。
  点击下图或文末“阅读原文”
  预订美国《国家地理》中文版
  《华夏地理》7月新刊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中文网”
  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
  就点一下“在看”吧!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21-1-18 00:27 , Processed in 0.305035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