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5|回复: 0

河北男童被杀案庭审:失踪当天已被掐死, 家属曾多次询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5 23: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平台不得转载。
  2018年11月4日,河北沧州献县一名10岁男童小宇下楼扔了垃圾后离奇失踪,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众多网友加入到寻找失踪男童的队伍当中。38天后噩耗传来,孩子被发现时已经离世。
  同年12月16日,献县警方发布通告称,献县十五级乡小营村男童被杀案告破,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已被警方抓获。经依法讯问,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9年11月5日,该案一审在献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红星新闻记者从小宇家属处获悉,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当庭承认,事发当天即把孩子掐死了,随后将其掩埋。
  据悉,庭审约从当天上午10点开始,整个过程持续约2小时。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李某成提出指控,受害人家属同时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求。
  小宇
  失踪38天孩子去哪了?事发当天已经遇害
  据献县当地警方通报,小宇失踪当天,警方即接警展开调查、搜寻。期间,公安机关积极发动群众提供线索,并联系协调沧州蓝天救援队和献县文明志愿协会共同帮助寻找失踪人员。
  小宇失踪后,蓝天救援队进行搜索。
  一名曾参与此次搜寻的蓝天救援队队员此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他们曾在小营村周边寻找了两三天,并利用橡皮艇在村子周边的水塘进行了排查,但始终没有发现孩子踪迹。直到38天后,孩子姥姥在距离自家菜地附近的坟地边发现一只小手,于是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赶到现场后,在一处洼地发现一具尸体,经家属辨认,确认为小宇。
  小宇家属告诉红星新闻,在庭审现场,犯罪嫌疑人李某成承认孩子于失踪当天(2018年11月4日)即已遇害。“他(李某成)说是孩子自己跑去找他,他一生气打了孩子,一下就把孩子掐死了。”
  对于犯罪嫌疑人李某成的作案动机,双方家属各执一词。小宇家属称,李某成作案因为绑架孩子索要钱财未果,遂将孩子杀害。而犯罪嫌疑人家属称,李某成喜欢养狗,小宇在事发当天跑去找李某成索要小狗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李某成被小宇辱骂,扔砖头后非常生气,遂实施暴力。
  男童家人:与嫌疑人家无过节,也无债务纠纷
  小宇母亲在庭审后告诉红星新闻,平时两家没什么来往,此前也无过节。但她透露,李某成之前和她借过钱,“但没借给他。”
  小宇父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出去好几年了,“在家里的时候跟他(犯罪嫌疑人李某成)根本没有接触。”
  李某成的家属也表示,自家和小宇家之前并无恩怨,也无债务问题。
  男童失踪期间 家属曾多次询问嫌疑人孩子下落未果
  红星新闻记者曾实地测量,犯罪嫌疑人李某成的住处与小宇家直线距离不超过50米。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2018年11月4日小宇失踪当天夜里,小宇家人曾来到李家敲门,询问是否看到小宇。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李父回忆,11月4日小宇失踪当天,他下午三四点从外面回来,看到儿子李某成在家坐着看电视。吃完晚饭休息以后,到夜里12点多,有人敲院子的大铁门。“一看是小宇家的人,打着手机的电筒来找孩子。”
  “睡着了的李某成被叫起来了,然后就被问有没有看到孩子。”李父回忆说,当时李某成说见到了,“然后说孩子喜欢这小狗,要抱走,我不让他抱,我又把小狗要回来了,喜欢的话再给你找一个。”说罢,李父指了指家里养的3条狗,其中有两条大狗,一条小狗。
  “凌晨2点,公安局又来了,就查这个屋。一晚上,两个小时里来了两拨人。”李父回忆道。
  “到第二天白天,公安局又来了,用铁棍扎院子里的苞米堆,找了以后还不算完,再去找另一个院子。另外一个院又给封闭了,然后搜查,也没找到。”李父说,当天,李某成还被叫到村支部询问,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又过了一两天,沧州市的(公安)领着警犬又来搜了两个院子,也没找到孩子。”李父说。
  小营村安全员也确认了李某成在小宇走失后曾被叫到村支部进行询问一事。对于询问情况,他表示,“当时问他的时候,没反应,看不出来,反应不太强烈。”
  李父表示,从11月4日小男童走失,到12月12日在村北发现孩子尸体,未发现李某成有夜间外出,也没看出李某成有异常表现。
  精神鉴定结论:犯罪嫌疑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红星新闻记者此前在案发地献县十五级乡小营村走访时了解到,对于嫌疑人李某成,村里人有人说他脑子不好,也有人说他不傻,但好吃懒做。有村民表示,李某成没上过学,目不识丁,属于文盲半文盲状态。
  据李某成家属透露,李某成曾把家门口附近一流浪乞讨女子带回家当作媳妇,后与其育有一子,“这女的后来也跑了。”
  去年12月16日,李某成家属向献县公安局递交了一份司法精神鉴定申请书。申请书中写道:李父认为其子李某成平时思维不正常,经常语无伦次,精神反常,目光呆滞,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行为后果。
  据悉,该鉴定意见认为李某成案发时具有完全刑事能力。
  2018年12月16日,献县警方发布续报,宣布失踪男童被杀案告破。
  而在该案庭审中,李某成多次对于法庭讯问表示听不懂,甚至连自己的出生日期、身份证号、民族等基本信息都回答不上来。
  庭审后,红星新闻记者曾致电被告人辩护律师,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林小建,他表示,在案件宣判前,不方便透露详情。
  “从个案来看,李某成的行为严重触犯法律,依法应予惩处。但他目不识丁,家庭支离破碎,几乎没人重视他,关爱他,让他长期处于社会边缘底层,一定程度造成他性格孤僻,对自身行为缺乏自控,由此所引发的悲剧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林小建这样说。
  红星新闻记者 张炎良 赵倩
  编辑 彭疆
  早前报道:
  【10岁男童遇害案嫌犯家人申请精神鉴定,有村民说他能开车只是懒】
  11月4日中午,河北沧州献县。已近饭点,小宇妈妈付女士正在厨房做饭,10岁的小宇便主动下楼扔垃圾。临出门时,妈妈还告诉他:“快去快回,回来咱们就吃饭。”然而,一直等着小宇回来吃午饭的付女士,却再也没有见到小宇……
  付女士此前对媒体这样回忆当天小宇失踪前的情景,她不知道,这竟是最后一面。
  小宇
  据当地警方通报,小宇(男,10岁)于当日11时36分在自家门口失踪。17:24分接到报警后,十五级乡派出所、商林刑警队立即展开调查,情况摸排、搜寻查找工作迅速开展。期间,公安机关积极发动群众提供线索,并联系协调沧州蓝天救援队和献县文明志愿协会共同帮助寻找失踪人员。
  一名曾参与此次搜寻的蓝天救援队队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曾在小营村周边寻找了两三天,并利用橡皮艇在村子周边的水塘进行了排查,但始终没有发现孩子踪迹。
  38天后,噩耗传来。
  据当地媒体报道,12月12日上午11点20分左右,孩子姥姥在距离自家菜地附近的坟地边发现一只小手,于是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赶到现场后,在一处洼地发现一具尸体,经家属辨认,确认为小宇。
  12月16日,警方续报称,献县十五级乡小营村男孩被杀案告破,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已被警方抓获。经依法讯问,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警方已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监控画面:男孩向家看了一眼就向前跑去
  在献县警方发布续报,宣布失踪男孩被杀案告破的次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沧州献县小营村。经村民指点,记者找到位于村中部偏北位置,一条南北方向窄路尽头的小宇家。
  小宇家门口全景
  该院落大门紧闭,门外墙壁一前一后2个支架上装有3个监控摄像头,其中两个朝南,一个朝北。
  据河北青年报报道,事发后,孩子母亲付女士查看了自家门口安装的监控设备。监控录像显示,小宇扔完垃圾走到家门口时看了家里一眼,但跑向了别的方向。
  从网上公布的小宇走失当天中午的视频监控画面来看,在10秒钟的时间内,小宇先是缓步行走,双手在胸前交叉呈轻微拍击状,然后突然加速向前奔跑,跑出监控画面。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监控画面与现场比对,视频中的小宇为在家门口道路上从南向北移动。而在监控摄像头北侧十余米,这段南北向道路便到了尽头,转而为一段东西向的小路。
  犯罪嫌疑人李某成的住处,就在东西向小路的北侧,与小宇家直线距离不超过50米。
  大致方位示意图。上图,从小宇家到嫌犯居所路线示意;下图,红圈标注为小宇家,黄圈标注为嫌犯现居地,蓝圈标注为嫌犯原居地,绿圈标注为孩子尸体发现地。
  付女士曾对媒体表示,“我儿子一向很懂事,出去玩从来不会不告诉我们去了哪儿。和谁玩、去了哪儿、什么时候回来都会跟我们说清楚。”
  红星新闻记者在小营村走访发现,像小宇家门前装摄像头的院落十分罕见。村民透露,小宇母亲是医生,在村里开诊所,在自家门前装监控摄像头是因为有村民到家里看病,“防止自行车被偷。”
  男孩家人:与嫌犯家无过节,也无债务纠纷
  对于男孩失踪38天后才被发现遇害一案,当地人议论纷纷。在小营村,十五级乡甚至十几公里外的献县城区,不少的人都能说上几句。
  红星新闻记者从附近村民处了解到,小宇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小宇跟随母亲生活。也有村民告诉记者,孩子父母长期分居。此外,小宇母亲付女士还育有一女,比小宇大十几岁,已经出嫁。
  小宇为何会遭到伤害?
  小宇父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出去好几年了,“在家里的时候跟他(犯罪嫌疑人李某成)根本没有接触。”小宇姐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家与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家之前并无恩怨,也无债务问题。
  李某成的弟弟李军(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家和小宇家还有些亲戚关系,“我还管她(付女士)叫姑姑,两家三代都没仇,更不存在债务纠纷。”李军表示,自家和小宇家平常接触不多,只是父母有个头疼脑热时,会找付女士开个药,打个针。
  在12月16日献县警方宣布本案告破后,红星新闻记者曾多次联系小宇父母,均无回应。小宇舅舅则表示,孩子父母不在,“对案情不清楚,警方也不透露。”
  村里人谈嫌犯:有人说脑子不好也有人说不傻
  “就是个庄稼人。”谈起对嫌犯李某成的印象,小营村村民李萍(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成在村里“也做工,也玩。”此外,有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成有些不正常,“脑子不好使。”
  李某成父亲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儿子今年36岁,不识字,有时在村里的铸造厂干点零工,没事的时候就在家看电视,“爱看斗地主(节目)。”李军说,虽没带哥哥检查过,但家人都觉得他脑子不太好。“走路的时候,自己嘴里嘟嘟囔囔,眼神看谁都不顺眼。”
  对于李某成“脑子不好使”的说法,小宇姐姐说,“他脑子没有问题,而且很聪明,很狡猾。”
  小营村一位安全员也说,“他那个人跟一般的人比,没发现别的毛病,就是懒。看着呆、傻似的,其实不傻,能开车。”这位安全员表示,李某成有时间在厂里打一下工,不打工就花他爸的钱。李某成前年还偷过人家的农用车,“没偷走,被发现了,反正不会过日子。”
  此外,在这位安全员印象里,李某成不爱洗脸,邋里邋遢的。
  案情进展:嫌犯家属已递交精神鉴定申请
  事实上,李某成与父母所居住的院子,为其弟李军所有。由于李军常年在南方打工,李某成在弟弟原先住的卧室里支了一张小床,长期住在里面。
  李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成在小营村有自己的院子,在现住所西北方向,但一直无人居住。“我哥曾有过婚姻,育有一子,但媳妇跑了,因为孩子长期跟爷爷奶奶住,他一个人住害怕便搬了过来,差不多也有十年了。”
  红星新闻记者实地测量,从距离小宇家较近的李某成现住处到李某成本人的院子,需穿过数条街巷,步行约五分钟。
  李父回忆,11月4日小宇失踪当天,他下午三四点从外面回来,看到儿子李某成在家坐着看电视。吃完晚饭休息以后,到夜里十二点多,有人敲院子的大铁门。“一看是小宇家的人,打着手机的电筒来找孩子。”
  “睡着了的李某成被叫起来了,然后就被问有没有看到孩子。”李父回忆说,当时李某成说见到了,“然后说孩子喜欢这小狗,要抱走,我不让他抱,我又把小狗要回来了,喜欢的话再给你找一个。”说罢,李父指了指家里养的三条狗,其中有两条大狗,一条小狗。
  “凌晨2点,公安局又来了,就查这个屋。一晚上,两个小时里来了两拨人。”李父回忆道。
  “到第二天白天,公安局又来了,用铁棍扎院子里的苞米堆,找了以后还不算完,再去找另一个院子。另外一个院又给封闭了,然后搜查,也没找到。”李父说,当天,李某成还被叫到村支部询问,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又过了一两天,沧州市的(公安)领着警犬又来搜了两个院子,也没找到孩子。”李父说。
  小营村安全员也确认了李某成在小宇走失后曾被叫到村支部进行询问一事。对于询问情况,他表示,“当时问他的时候,没反应,看不出来,反应不太强烈。”
  李父表示,从11月4日小男孩走失,到12月12日在村北发现孩子尸体,未发现李某成有夜间外出,也没看出李某成有异常表现。
  “他是如何在大白天经过那么多人家,把一个10岁的男孩弄走的?”对于李某成如何作案的,李军百思不得其解。
  12月16日,李家人向献县公安局递交了一份司法精神鉴定申请书。申请书中写道:李父认为其子李某成平时思维不正常,经常语无伦次,精神反常,目光呆滞,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行为后果。
  对于案件详情,献县警方表示,现在案件正在审理当中,暂时不能对外公布。截至记者发稿(2018年12月24日)前,李某成尚未指认犯罪现场。
  红星新闻记者 张炎良 河北献县报道
  编辑 汪垠涛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9-11-21 12:59 , Processed in 1.903234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