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6|回复: 0

安徽一死者肝肾被假捐6名医生被捕 家属收到46万“封口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7 21: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3岁的安徽蚌埠怀远县人李萍重伤入院,其后家属被告知其脑死亡后放弃治疗,并在一份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李萍的肝肾器官被摘除,家属获得“补助金”20万元。
  “登记单位和编号一栏都是空的,原本应该印章的地方也是空白。”但李萍的儿子石祥林怀疑母亲的肝肾被假捐——经办人提供的所谓“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关键处皆为空白。
  就在他四处奔走找寻真相时,却意外收到46万元“封口费”。“没有买卖的,几十万哪来的?”
  目前,6名涉事医护人员被警方以涉嫌侮辱尸体罪逮捕。澎湃新闻援引怀远县公安局政工室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案由市、县两级公安联合调查,目前仍在侦办中。
  捐献
  “我哥哥(患有精神分裂症)用斧头把我母亲和我们一家三口砍伤了。”
  2018年2月11日,灾祸突降。石祥林等四人一起被送往怀远县人民医院时,李萍伤情最重——重度颅脑损伤死亡,被送入该院ICU。4天后,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53岁。
  澎湃新闻报道称,当时李萍已处于脑死亡状态,ICU科主任杨素勋在病历中记录道,“告知家属随时有心跳骤停可能,患者家属表示理解,要求放弃治疗。
  但病历中没有记录下这句话:“杨素勋医师跟我妹妹说,我母亲已经不行了,就算抢救过来也是瘫痪在床,捐献器官的话,可以为我们申请最高标准的国家补助20万元。”石祥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石祥林称他当时对此并不知情,“我住院大概两个月中,医院没有任何人向我提起过此事、问过我的意见。他说。
  因为急需钱用以支付家人的各项医疗费用,而且石家人认为捐献器官是件光荣的事情,他的妹妹和父亲便同意了此事,并在所谓“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
  石祥林提供的信息显示,登记表上除了个人信息填写,还印有几行字,其中注明:“同意并完全代表捐献者作出死后无偿捐献下列器官的决定”,后面一行在“肾脏”“肝脏”两处方框划了“√”。
  石祥林父亲、妹妹的签字和手印下,落款时间写着2018年2月14日——李萍被宣布死亡的前一天。
  怀远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死亡记录写道:2月15日凌晨3:55自动出院,对李萍停用呼吸机,用手动呼吸球囊维持通气,平车(简易医疗车,编者注)送入江苏省一家医院的救护车中;停止机械通气后,凌晨5点,李萍心跳停止,“宣布临床死亡,开始行器官捐献”。
  李萍的肝脏和肾脏即被摘取。第二天下午,一位户名为“黄超阳”的人通过银行向石祥林的家属汇款20万元。
  转账记录
  怀远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当年2月15日当天北京一家医院获取了“李萍双侧肾脏、肝脏”。当年2月24日,天津一家医院对肾脏进行了病理检查。
  质疑
  出院后,石祥林才偶然得知母亲的肝肾被“捐献”出去。他找到经办人杨素勋询问,对方提供的资料中有张“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不过,“登记单位和编号一栏都是空的,原本应该印章的地方也是空白。”石祥林感到很是奇怪。
  石祥林家人签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2018年5月,石祥林前往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查询,却未找到母亲李萍的捐献记录。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告诉他:“捐献器官都是无偿的,不可能补偿几十万元。”
  该管理中心官网发布的“中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工作流程图”显示,器官捐献完成后,最后需报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其官方公众号称,“如果直系亲属中任何一人不同意,就不能进行器官捐献”。
  图/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官网截图
  “经调查,该案例红十字会人员没有参与,且未通过正常渠道进行,所反映的问题均为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所为,非我中心职责范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报告)
  石祥林甚至怀疑母亲李萍当时是否真的无法挽救,医务人员是不是为了捐献而骗取家属放弃治疗。
  “病人处于脑死亡状态的话,医生会向家属告知病情,家属可以签字同意放弃治疗。”一位外科临床医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实中的确有医院乃至医生主动与家属谈器官捐献,但“医生不能直接宣称病人没有存活希望,还以所谓的补助诱导家属”
  罪名
  质疑捐献一事后,石祥林向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反映,相关部门曾到怀远县人民医院调查。石祥林称,杨素勋曾通过中间人给了他46万元“封口费”,并对其进行过恐吓。
  石祥林称,他收钱的当天就向调查组人员说明了此事。加上“补助”20万元,石祥林一家从杨素勋处共获得66万元。这让他更加觉得此事有蹊跷。
  “怎么处置这笔钱还没想过。”石祥林称,事发一年多以来,这笔钱已多用于医疗费用和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目前,他7岁的儿子伤情严重,仍需进行后续的治疗。
  “杨素勋是我们医院的”,怀远县人民医院一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该院党总支书记邵南辉告诉澎湃新闻,杨素勋被公安带走后,不再担任医院ICU主任一职,“我们只是配合调查,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今年5月,怀远县公安局已将此案6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侮辱尸体罪逮捕。中国新闻周刊致电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未获回应。
  石祥林对此结果并不满意,他认为获取器官的其他医院相关人员,也应该被列为嫌疑人。此外,他聘请的律师告诉他,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嫌疑人还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不过,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姚进、王梦强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表示,该案目前所反映出的基本信息是医院6名工作人员的行为涉嫌侮辱尸体罪,符合《刑法》“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违反国家规定,违背其近亲属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的规定。
  “通过进一步的侦查,不排除查获有完整地下链的非法人体器官买卖犯罪活动的可能性。”姚进、王梦强称。
  值得注意的是,6名嫌疑人中,除杨素勋外,另外5名是来自安徽临省江苏一家医院的医务人员。
  “对他们定罪,深挖背后的产业链。”石祥林希望最终能还他母亲一个公道,避免更多的人受到同样的伤害。
  注:除特别标注外,文内图片皆由石祥林提供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9-11-17 18:33 , Processed in 1.58372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