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6|回复: 0

16岁少年捐器官救7人 如今受助人组篮球队为少年圆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2 19: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16岁的少年,救了7个人。如今,他们中的5人组成一支篮球队,要为少年圆梦。
  圆一场未完的篮球梦
  赛场上,当篮球转了两圈从网里落下时,53岁的周斌兴奋地跳了起来。
  在他对面,是WCBA全明星职业篮球员,而他的队友则都是业余队员。暗红色球衣背后有着统一的拼音“YE SHA”,那是他们的队名——“叶沙队”。
  球衣正面上,用白色线条勾勒出的不同器官图案,是他们移植器官的部位,五个人的球衣分别是20号、1号、7号、4号、27号,当站成一排时,球衣上的数字正好定格在2017年4月27日。
“叶沙队”的队服
  这支球队还有一件16号球衣,代表16岁,属于叶沙,一个本该是人生里最灿烂夺目的年纪。
  2017年4月27日,叶沙因为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他的父母将他的心脏、肝脏、肺脏、左右肾脏、左右眼角膜分别捐给了7个人。
  永远停留在16岁的少年叶沙,一直有个篮球梦。
  2019年1月27日,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策划安排下,7人中的5人从湖南、广西等地来到呼和浩特,参加了这场篮球比赛。
  湖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是“叶沙捐献事件”的见证者,也是“一个人的球队”的组建者。
何一平促进捐献和寻找受益人的过程并不顺利
  她记得当天叶沙妈妈是坚决不同意捐献的,一直对着他们说“不行不行,我孩子什么都没有了”,直到妈妈无意中在家长群发现,叶沙曾经模拟考后填写的一张志愿表,选的医学院专业,妈妈触动了,决定签字,成全孩子想做医生的梦。
  而叶沙的爸爸叶俊杰在选择捐献哪些器官时,曾经想留下肺脏,他抬头问何一平:“我能留下肺吗?我总得留点什么吧?”
  明明是在施救,而他的神情像是哀求。何一平不忍拒绝,只轻轻点了点头。叶俊杰当医生的老同学却拍了拍他的肩膀,用眼神指了指肺脏一栏的空白。
  就这样,叶俊杰在肺脏一栏又勾了一笔,“还能再救一个人,好事。”
一个生命逝去,换来一支球队新生
  对于儿子的离去,他一直难以释怀。叶沙在学校时,曾经跟他打电话说头痛,他让儿子先回家休息。当他赶回家时,儿子躺在地上,“喊不应了”。
  “如果当时电话里我让他找老师、去医院,现在也许是另一个结果。”叶俊杰捏着一支抽了大半的烟,抬头纹更深了。
  当进行器官摘除手术时,叶沙父母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就这样离开了。叶沙妈妈扑到儿子身体上,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儿子,泪如雨下地哭嚎:“你怎么丢下爸爸妈妈就走了!”
  迅速成立的篮球队
  叶沙是2017年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数量最多的案例之一,但是“叶沙”并不是16岁少年的真名,是器官中心为他取的化名。
  器官捐献、移植过程中,为了对双方生活互不影响,捐献者和受捐者必须遵循“双盲原则”。所以,叶沙父母不知道谁是儿子的受捐者。
  在叶沙的追悼会上,器官捐献志愿者让受捐者们集体给叶沙家人录了一段音,表达自己的感谢。
何一平和5名叶沙器官的受捐者
  爸爸拿着手机听完后,激动地不愿放下,仿佛对面是叶沙在和自己通话,他一个劲儿对着手机说“谢谢,谢谢你们让我儿子的东西继续保留在这个世上”。
  这次篮球队的组建,何一平和所有志愿者仍然没有打破“双盲原则”,她们小心翼翼地通过医院联系着每一个叶沙的受捐者。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他们是骗子,当她报出他们于几时几许在哪家医院接受了器官移植时,大家才开始相信他们。
  器官移植好比换了身体的某个零件,零件修复好了,但是还需要长期服用抗排斥的药物,在外人看来他们仍然还是病人,导致很多受捐者都缺乏自信。
  目前大部分器官移植者是受社会歧视的,例如工作会被拒之门外、有的还会影响自己的感情生活。
叶沙器官受捐者,从左依次为颜晶、周斌、黄山
  但是,来参加比赛的5个人,都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且愿意出镜宣传,哪怕他们的个人隐私会全部暴露在大众面前。
  移植了叶沙肺的刘福和叶沙肝的周斌都积极锻炼身体,做了肾移植的胡伟不能剧烈运动 ,但还是要过来参加比赛。
  接受了叶沙左眼的黄山斩钉截铁地告诉父亲:“我必须去,我有这个义务。”
赛场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叶沙的故事
  14岁的颜晶移植了叶沙的右眼,参加篮球队是妈妈替她做的决定,当通过电话知道捐献者还是一个16岁的男孩时,颜晶的妈妈一下子哭了,对于叶沙父母,她很感激,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被救赎的五人
  叶沙的肺:刘福  48岁
  比赛前几天,刘福一直努力训练,虽然从未见过叶沙,但是他想替叶沙圆梦。
  现年48岁的刘福,28岁时被诊断为尘肺病,呼吸逐渐困难,已经多年没有上班。2015年,刘福的妻子意外身亡,他说服妻子的几个弟兄捐献了她一枚肝、两枚肾,成功延续了3个人的生命。
刘福和多数队员一样,以前并不会打篮球
  没多久,刘福自己收到了病危通知,要活下去,肺移植是唯一的出路,而活下去的代价需要五六十万。
  他为自己想好了死法,找了一段半人高的栏杆想跳下去,因为患尘肺病多年,他全身无力,最后因翻不上去而放弃。
  当医生告诉他,有人会捐献器官给他时,父子两人先是茫然,然后儿子开始放声大哭,他则把头埋进被子里,父子俩的哭声响彻病房。
  刘福至今还记得换上叶沙的肺后,那一呼一吸是如此畅通无阻,他的肺也不再像拉风箱式的嗡嗡作响,二十多年了,呼吸再也不是一种煎熬。
刘福每次出门都要带上很多药
  刘福一直觉得自己也在替叶沙而活,他还想带着叶沙去看看更广的世界。在站上篮球场的那一刻,他就泪流满面,嘴里念叨着:“圆梦啦,终于圆梦啦。”
  叶沙的肝:周斌  53岁
  有同样想法的,包括队里的周斌。国字脸,短寸头,生活在广西桂林的老周,如今53岁,皮肤有些黝黑。
  五个人里面他是唯一真正会打篮球的队员,从小学开始就非常喜欢打篮球,对于他来说这是叶沙的篮球梦,也是自己的。
  球场上精力旺盛的老周,很难想象一年多前还是一位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病人。
与专业球员对赛时,老周是妥妥的主力
  从接受叶沙肝脏移植起,他便觉得冥冥之中,他和叶沙有缘。
  身为司法所长,老周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但长期的劳累工作让肝脏超出了负荷,不得不换肝,幸运的是他只等了一个多月就有了匹配肝源。
  获得新生的那一刻,他在病床上敬了一个礼,献给叶沙和叶沙父母。他知道从此不再只为自己而活。出院后,他坚持每天跑步,锻炼身体,因为这也是对叶沙的保护。
  每每想起叶沙,老周总想流泪,他用牙咬着下嘴唇,努力让眼泪不流下来,“是叶沙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我必须来参加这次的比赛。”
作为队里最专业的队员,老周在给大家讲解
  叶沙的右眼角膜:颜晶  14岁
  14岁的颜晶是队伍里唯一的小女生。她也是“叶沙队”的队长,圆圆的脸蛋上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
  颜晶出生在湖南湘西的大山里,从生下来右眼上就有一个浑白色的肉瘤,这颗肉瘤不仅让她视线模糊,还经常遭到别人的嘲讽、排挤和恶作剧。
  懂事的她,从不向家人诉说这些遭遇,还会在睡前自我安慰,“或许明天醒来,它就不见了。”
  角膜移植手术后,颜晶右眼重获光明,“能看清这个世界的感觉真好。”曾经总是躲着她的小伙伴也开始主动一起玩耍,性格内向的她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
颜晶为球队带来了很多欢乐
  比赛结束后,颜晶显得有些疲惫,她轻轻揉了揉右眼,“如果累了,我会先闭上右眼,因为这也是叶沙哥哥的。”
  叶沙的左眼角膜:黄山  22岁
  和颜晶一样,22岁的黄山是叶沙角膜的另一位受捐者。
  长期上夜班,让他的眼睛显得有些浮肿,眼里还带着血丝,这双眼睛曾经因为圆锥角膜的问题险些失明。
  因为都拥有叶沙的“眼”,性格内向的他和颜晶特别有默契,就像亲兄妹一般,黄山总是呵护着颜晶,他们要一起带着叶沙的眼继续看这个世界。
黄山说,叶沙的梦想就是自己的梦想
  作为队里最年轻的两名队员,看着在球场上奔跑的他们,仿佛是活跃在篮球场上的叶沙。
  叶沙的肾:胡伟  50岁
  球队里有个胖叔胡伟,挺着大肚子,慢悠悠地追着球,比赛中他碰球的次数很少,但依然乐呵呵的,50岁的他早在病痛中磨练出了淡然的性格。
  他的父亲做过肾移植,母亲死于肾病,两年前,他也得了尿毒症。被肾病折磨的那段日子里,他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每天要吃四次药,每两天做一次长达四小时的血透,他能清楚感知到,身体在日益衰弱,就连喝水这么平凡的一件事,对他来说也极为奢侈。
换肾之后,胡伟才敢如此“放肆”地喝水
  换肾后,胡伟发现自己有了久违的尿意,对着医生大喊:“我要尿尿!”从此,他不再需要透析,可以大口喝水了。
  因为叶沙聚在一起的五个人,对彼此都有种亲近感,他们感恩叶沙,都想替他好好活下去。
  素不相识的至亲至爱
  叶沙爸爸给这支篮球队写了一首队歌《夜夜共眠》。夜深人静时,他会反复唱起。歌词里写着“当我在的时候我们素不相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们成了至亲至爱”
5名受捐者带着叶沙的梦想走上球场
  叶沙父母曾经参加过一场公益活动,他们并不知道受捐者也在现场,而刘福则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当时很想上去抱抱这对夫妻。但是因为“双盲原则”,他忍住了,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
  中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约有30万人,而每年器官移植数量的比例是30:1,仅约1万人能等来移植的机会。
  “一个人的球队”宣传出来后,3天引起了826万人次点击互动,5.7万人签名支持,至今已经吸引3.1万余人志愿登记器官捐献。
  一人平均能捐献3.5个器官,预计将有11万人受益。社会对器官捐献的认知,正在被这只球队慢慢改变着。
球星巴特尔等人为“一个人的球队”助力
  我能想到的关于死亡的最好结局,就是用另一种方式继续活着。
  我们终会离去,但是还能看大山大河,听鸟儿嘶鸣 ,闻清风送来的花香,与世界一起“长生不老”,不失为一种关于生命的顶级浪漫。
  经历过至暗至明时刻的叶沙队成员,在队伍成立时,都签署了器官或者遗体捐赠协议, 要给更多人带去生命的希望。
  如果你也愿意和叶沙以及叶沙队员一样,捐献自己的器官,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参与生命的传递。
  (应受访者要求,叶沙、刘福、老周、胡伟、颜晶、黄山、叶俊杰为化名)
  ━━━━━━━━━━━━━━━━
  冬呱手记
  下面是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发起的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有想法的小伙伴可以直接用微信扫码
  进行器官捐献登记
  导演&后期 / 白阳
  混音/谦er
  摄像 / 程红森 段天博
  编导&文案/ 杨萌萌 张怡
  制片人/ 孙娟 白阳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9-10-17 16:38 , Processed in 1.591999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