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5|回复: 0

谷雨 | 和尚爸爸劝阻200多位女性堕胎:这是救人一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 21: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国,计划外的怀孕女性者有不外乎三种选择:因孕成婚,堕胎流产,或者非婚生育。
  传统社会中,最宽容的出路是奉子成婚。但随着社会变迁,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愿将就结婚,而选择堕胎。
  在江苏南通,和尚道禄劝阻女性堕胎,他先后帮助200多个准妈妈生下了孩子。
  在佛教文化中,劝阻堕胎,是救人一命。在信众眼里,这位和尚是“代替菩萨来救助这些孩子和孕妇的”。
  2018年4月17日凌晨的江苏南通,道禄和尚穿上僧袍,围着围脖,驱车来到长途汽车站附近,他在等待一对从山东圆觉寺辗转而来求助的母子。道禄和尚了解到,那个孩子的肺炎很严重。
  在中国,寺院、尼姑庵是民间收养的主力军,圆觉寺也在其中。这间山东青州的寺院最初启发了道禄投身于救助试图堕胎的女性,但这次圆觉寺的人手不够了。
  接到前来求助的母子后,道禄驱车回到位于南通崇川区外环北路349号的万善寺。这座不起眼的寺庙,如今已被周围开发的高端楼盘包围。“混迹”中心市区的万善寺,是道禄救助妈妈和婴孩的第一站。
  在万善寺,道禄先给孩子把脉,又找出一床小棉被给孩子裹上。随后,他转身去厨房,切萝卜,煮萝卜水。
  萝卜水煮好了,太烫,道禄用自己的玻璃茶具反复冲倒着萝卜水,直到在手上试出合适的温度。他坐在孩子的旁边,让他仰靠在自己的身上,孩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道禄笑着问他“还要不要了,要就点点头。”孩子使劲点头。
  妈妈蹲在一旁,看着孩子,沉默不语。
  由于已经是半夜,道禄决定让孩子和母亲先休息,第二天一早再送去医院接受治疗。道禄安排母子俩住在万善寺后面的临时板房里,这里曾接收过很多前来求助的人。
  第二天一早,道禄带母子俩去了自己熟悉的医院。这位和尚像父亲一样,挂号、缴费、见医生、陪同打针。这个得肺炎的孩子需要住院三天,但母亲却要很快离开。她想让孩子跟着道禄出家,“以后就说他爸爸妈妈都没了。”
  这位母亲向道禄坦白:这个孩子是在她偷偷去圆觉寺生的,家人并不知道。虽然孩子出生43天时,她就离开了,但她不后悔生下他,“能给他一条生命,给他选择一条路,但就是不能给他一个妈妈。至于他将来经历什么,也许是他应该经历的。”
  道禄的万善寺,如果不是门口那座佛像,以及后方的大钟,看起来就是工地上的临时户棚,但这并不妨碍它香火不断,香客络绎不绝。
  万善寺是当地居民在曾经的古刹基础上重建的。二十多年前,这座小寺庙在整治运动中,被拆掉屋顶。
  道禄和他信众们的努力让万善寺挺过了一场场风波。周边的房价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一万八千元,坐落其中的庙宇则是风烛残年,墙体出现裂缝,又断水断电,进入“自生自灭”的状态。
  在2014年道禄来到万善寺自认住持之前,他曾常住于普贤寺,但这间寺院将他开除了。
  其原因正是道禄救助这些女性所引来的风言风语。有人传言,这个和尚在外找女人,偷偷生下小孩养起来;有人谴责他,出家人不正经,跟多个女人有染。纵然了解情况,普贤寺方丈能忍还是劝道禄,不要擅自在外从事这种救助活动,“跟寺规相悖,还可能影响到整个寺院。”
  道禄在万善寺里为一个堕胎后的母亲做超度。出家后,道禄发现寺院的超度牌之中,绝大多数都写着堕胎。那些母亲对肚子里的孩子不舍,但又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得不选择堕胎。
  在佛教文化中,劝阻堕胎,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已经救助200多个生命的道禄,在信众眼里,是“代替菩萨来救助这些孩子和孕妇的”。
  4月中旬,龙泉寺将一位高龄孕妇转移给道禄,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道禄也不闻不问,只是给她安排好剖腹产的医生和时间。生产那天,道禄守在医院的手术室外。
  没一会儿,手术室门打开,护士将襁褓中的新生儿递给了道禄。道禄斜抱着孩子,快速回到病房。至此,他又迎接了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刚出生的婴儿一时还没有啼哭声,道禄半蹲着,拨开婴儿的小嘴,“呼呼呼”地对着吹气,婴儿“嘤嘤嘤”地发出声音,道禄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哭出来就没事儿了啊。”
  说起生孩子,这个和尚自称比女人还熟悉,“你才生一个两个,我生一两百个,我有很多年的经验了。”他盘腿坐在床上,抱着睡着的婴儿,嘴里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说万善寺是道禄求助行动的“前厅”,那么位于南通郊区的“护生小居”就是道禄的“后院”。
  这栋灰白色二层别墅,外观与邻居家并无两样,一层有厨房、客厅,二层有四个房间,顶层阁楼是个小佛堂。别墅原本是道禄出家前留给女儿的别墅。但出家后的道禄,除了自己的本分守经念佛,还“管一些闲事一下子管得没有回头路了”,只好将别墅改造,命名为“护生小居”,庇护那些意外出现又秘密出生的生命。
  在“护生小居”里,有人坐完月子就带着孩子离开,有人选择独自离开,把孩子留下来。不管哪种情况,道禄都不会主动联系她们。她们秘密地来,悄悄地离开,“护生小居”只是临时避风港。
  一位27岁的单亲妈妈来到“护生小居”向道禄求助。孩子父亲失踪,她带着孩子在娘家和后爸一起住。家庭环境太复杂,她希望可以把孩子留给道禄,自己出去打工。“他要是跟了我肯定成不了才,我自己就是个废人,我不能让他跟我一样了,跟着师父多好,起码以后不会做坏事。”
  这个27岁的单亲妈妈签下了“全权委托书”,希望孩子跟着道禄一起出家学佛。在这份“全权委托书”中:母亲承诺自己主动要求道禄法师帮忙收养照顾孩子到18岁,如果有意外和死亡等突发情况,不追究道禄的责任。
  这些孩子,他们的母亲每年可以来看两次,到18岁周岁必须相认,但由孩子自己决定未来何去何从。
  委托书是道禄给每个求助者的“选择权”,当然,他们还有“反悔权”:如果和孩子生父结婚了,或者自己有能力了,随时可以把孩子接回去。
  道禄将这位单亲妈妈留下的孩子送去给自己的母亲,让她帮忙照看。孩子坐在一只箩筐里,那里面还装着他的衣物等随身物品。被一位陌生的和尚报上汽车,这个年幼的孩子皱着眉头,他想自己的妈妈,但他还不知道妈妈已经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不过在几天后,孩子的妈妈在家人的劝说下,将孩子带回了老家,决定自己抚养。
  “护生小居”里,有着太多无助孕妇的故事。在其中一间卧室,一位还在月子期间的母亲正给孩子喂奶。她和老公离婚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而后找到道禄救助,希望能把孩子留在这里。
  有不少求助者“沉默”而来,“沉默”而去。这个陌生的和尚,成了她们的树洞。听了太多故事的道禄也变得文绉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如果写出来的话,每一个孕妇都是一本书。”
  一位已堕胎多次的年轻女士又怀孕了,她在姐姐的劝说下来找道禄求助。她说:“我希望生女孩子,因为我希望她长得漂亮点,想让她过上自己想过的那种生活。我可能比较自私一点,以后可能我就算不结婚的话,起码我还有个亲人。”
  在江苏镇江丹阳市,那里有一个道禄引以为傲的“护生小居”救助分队,作为丹阳市慈善义工服务总队的一支小分队,负责照顾道禄疏散过来的婴儿。
  丹阳的“护生小居”隐藏在一个民居中的二层小楼内。这栋小楼是一个吴姓企业家的房产,他信佛,是道禄的信徒。丹阳市慈善总会副秘书长吴加瑞全程参与了“护生小居”救助分队的成立。
  道禄的母亲也帮他照顾过很多孩子。年前,母亲因为劳累生病,而新的孩子源源不断地出现,道禄只能将现有的孩子往其它寺庙和居士家中分散寄养。
  演中是道禄唯一留在万善寺里的孩子。演中的妈妈是云南人,怀孕7个多月的时候才想要堕胎,因为孩子的父亲是她离婚后谈的对象,但是已经因欠债而逃走。离婚前,这位妈妈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她自己没法养这个孩子。
  在道禄的劝阻后并答应收养孩子之后,演中在云南昆明出生。两个月大的时候,道禄去云南接他,用篮子提着他上了飞机,演中很乖,睡在篮子里,不哭也不闹。
  演中的妈妈已经再嫁人了,明确表示不会来接孩子走了,希望他跟着道禄出家当和尚。道禄坚持让孩子们叫他“爸爸”,长大以后再改口叫“师父”:“对孩子的成长来说,有父亲是完整的,全变成师父的话,是不正常的。”
  道禄给他起名“演中”,就是寓意中道,不去左右他的选择,“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目前,由道禄的信徒和居士帮忙照顾的孩子,有30多个。道禄每次去居士家中看望之后,会给这些寄养家庭留下一定数额的抚养费。
  如今,让这些孩子们上学是道禄的重要任务。孩子们平日是由道禄父母或寄养家庭的居士接送。但每年开学时候需要道禄去交学费,每个孩子每学期2950元。在镇上另一所幼儿园上学的两个孩子,每学期3500元。此外还有住宿费、伙食费、零花钱,每个孩子一年至少需要一万元。
  志愿者在负责寺院的财务,管理每日获捐的善款。道禄有一个超过250人的微信救助群,都是他救助过的人和想参与救助的信众。
  他们时常在群内“行善”,发红包并注明“全家助养”、“用以放生”之类的善念。一段时间内,每天能收到400多元救助款。财务每晚在群内公布当天善款的收支与结余,每月15日结算当月收支,并公布财务报表。
  2018年5月11日上午,当地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到护生小居进行了检查,和道禄谈了话。检查结束后,道禄将护生小居里的孕妇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进行安置。
  万善寺、“护生小居”和道禄这个和尚的“身份”,本来就是问题。因为他的收养行为,被管理部门取消了宗教教职人员的资格,其也被质疑不具备收养弃婴的资质。
  但道禄有自己的道理,这里所有的孩子都不是弃婴,是母亲没有能力养。孩子们属于“临时寄养”,道禄认为,“我是在帮助弱势群体。”
  按照最新的政策,非婚生育的孩子,可以自愿选择随父母一方落户,手续照旧,只是随未婚妈妈申报要有非婚生育说明,随生父落户则需要亲子鉴定 。
  道禄想要给孩子们上户口,只要交待出生母的身份信息即可,毕竟这些孩子的生父大多不知所踪。可这正是让道禄为难的地方:“她们都是年纪轻的,刚刚走上社会,就是怕别人知道,还要再嫁人。如果让她们把孩子带回去,当初可能就不会生这个小孩了。”
  他对孩子的生母们有过保密承诺,他不想辜负她们的信任。
  初夏的午后,道禄去一处空地放生。他站在一只反扣的箱子上,把麻袋中的蛇放之于草丛。但这几条蛇却围着箱子迟迟不散去,道禄害怕被蛇咬,一时间下不来台。
  “他心很善,作为出家人,感到这些生命很可惜,先把孩子生下来,但是,生下来以后,还是会出现很多问题,”丹阳市慈善总会副秘书长吴加瑞建议道禄,“要按照我们国家的收养法来办理,这样就能把整个救助纳入正规的渠道。”而根本的解决之道,“还是要对年轻人加强教育,尽量减少这种(未婚先孕等)现象。”
  这与道禄的观点不谋而合,他相信,这种现象会慢慢改善。只是,当下,他连手机都不敢关机,“关机一个小时可能就会错过一个求助的信息,甚至就是一个生命的损失。”
  影像报道 | 吴家翔、车怡岑
  撰文 | 丁丽茹(南京大学 新闻传播学院 学生)
  编辑 | 杨深来
  出品 | 腾讯谷雨、腾讯公益联合出品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9-11-21 07:47 , Processed in 1.529476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