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8|回复: 0

他“流浪”8万公里 只为送流浪者回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7 21: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封面新闻记者 刘付诗晨 ?摄影 谢凯 发自广州增城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5月20日,广州市辖十一区陆续发布了今年的第一个高温黄色预警信号。
  王丽华不适应这样的闷热,她手中扇动着纸袋,试图平复一些酷暑加剧的心急。昨天,村上的微信群里发了几张寻亲照片,照片中的男子衣衫褴褛。她认出那是她失踪了八年的弟弟。
  当天,王丽华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牛哥”,在广州增城区新塘镇,他找到一个流浪者叫王强,听说是王丽华的弟弟,他会一直在这等着人接王强回家。视频确认流浪者是弟弟后,王丽华没来得及多问对方的情况,马上和家里人决定,明天就到广州去。
  第二天一早,她瞒着年迈的母亲,从河南安阳匆匆赶往河北邯郸,和姐夫一行人踏上了G71次列车。王丽华心想,弟弟一定是遇到了好心人,自己马上就能接弟弟回家了。
  而她还不知道的是,弟弟王强是“牛哥”蔡艳球两年来成功救助的第43位流浪者。
  一
  两年间,在几乎一天不落的直播里,蔡艳球只做一件事——帮助流浪汉回家。手机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了他的生活。或者换个方式说,更像是蔡艳球把自己摊开,主动走入了楚门的世界。
  他的一天从早上十点开始。
  路边简单洗漱后,蔡艳球把车的后排座立起,那是他昨晚蜷身睡觉的地方。然后开着车奔走在城乡结合部之间,废弃楼内,公园躺椅边、立交桥桥底……这些流浪者经常出没的地方,都是他的目的地。
  蔡艳球第一次看到王强,就是在新塘镇一座立交桥的桥底。
  新塘镇隶属于广州市增城区,与东莞隔江相望。这里以盛产荔枝闻名,因为庞大而集中的汽车摩托车制造产业和牛仔制衣产业,一度吸引了大批缺少技能和学历的农民工涌入。
  “以前新塘很多人的,都要准备升成区了。”张书平是看蔡艳球直播的一个“铁粉”,2005年来到新塘做工,还记得那时的景象,“就现在这个桥底,以前是条步行街来的”。张书平见证过三次新塘外来务工人员的大规模外迁。
  2008年,珠三角州大量的工厂在金融危机中倒闭,新塘也不例外;
  2014年,网红经济迅速崛起,新塘部分供货国内品牌以及实体门店的牛仔制衣厂举步维艰,转型电商失败后关闭;
  2017年,在全国环保大检查中,服装纺织行业成为重点整治对象,广东大批印染厂洗水厂等水污染严重工厂被查封,其中,新塘的工厂占大多数。
  三次工厂的批量关停带走了新塘大批的人气。西洲步行街上的摊贩逐渐撤档,旁边乱如蛛网的巷子里,包月200-300块的旅店也总是空房。
  步行街不再有人光顾后,桥墩上贴满“办证刻章”“代办高额信用卡”的小广告,随处倾倒垃圾的地面,成了流浪者们的领地。
  他们白天在附近游荡,偶尔被动地接受来自人群的检视,傍晚时回到桥底。运气好的人会捡到一个破烂不堪的床垫或者沙发,多数人只有铺些塑料袋和纸板席地躺下。
  尽管桥上车辆过路的轰隆声不断,他们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灰扑扑的身影融合在夜幕中,外人就算走近也很难发现那儿有个人。
  蔡艳球说,看到他们总是一个人,他想起的是自己。
  二
  2016年盛夏,蔡艳球在湛江一带摆摊做点小生意。和往常一样,蔡艳球挑了一个人流量密集的地方摆卖饰品。没多久,不远处的一位流浪者进入了他视线。那是个老人,衣着破烂,没有穿鞋在路上来回走着,不停地翻着垃圾桶,像是在找吃的,“我看了他很久,买了点吃的过去给他,但他怎么都不要,眼里全是惊慌”,蔡艳球一开口,对方就迅速离开了。
  他只能绕了段路,跑到老人前头,把面包冰水和香烟一股脑地放在了垃圾桶里。老人走近,只捡走了香烟,
  老人独自离去的佝偻背影,让蔡艳球仿佛“看到了自己”。
  1985年,蔡艳球出生在江西九江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9岁那年,蔡艳球患有癫痫的哥哥不小心走丢,流浪三天被家人在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找到后,哥哥已奄奄一息,当天便离开了人世。蔡艳球不敢想在这三天中哥哥都遭遇了什么,只是总在假设,“如果当时有人帮助他,也许哥哥还能活下去。”
  上到初中后,每个假期蔡艳球都会和父亲到工地上打些零工补贴家用,初中毕业后,他开始独自外出打工。和多数外出务工者一样,他做过很多工种,辗转在不同的地方。
  在外务工,远离家庭的蔡艳球一直有种飘零感。而这一年的家庭变故更是让蔡艳球突然在那刻失控。不久前,母亲已经去世的蔡艳球失去了自己人生中最敬重的人,他的父亲因为车祸高位截瘫,为了不让高额的医药费成为儿子的负担,蔡艳球的父亲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告别了人世。
  那天,他一个人跑到河边,哭了很久,做出了要帮助流浪者回家的决定。“希望尽自己的所能,让每个人都能和家人团聚。”
  蔡艳球立刻回到了老家,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一辆二手车,从江西向湖北方向行驶,白天摆摊做生意,下午帮流浪者回家,晚上就睡在车里。结果,“生意没做好,流浪者也没帮到”,家里还欠着好几万的外债。
  这时,一个做直播的朋友建议他可以试着以直播的方式将救助进行下去,一方面人多力量大,另一方面直播的打赏也可以做物质上的支持。
  自此蔡艳球开始了两台手机、一辆车的直播生活。
  三
  江西、湖北、广东、福建、安徽…这一走就是大半个东南。狭窄的二手车像是他一个移动的蜗居,里面满满当当地塞满了食品、床品、每日用水、简易的厨具餐具以及他为流浪者准备的换洗衣物。
  日常的艰辛自然不言而喻。冬天还好,夏天他舍不得开空调,睡在晒了一天的车子里尤其闷热。去年盛夏实在受不了的时候,蔡艳球去买了顶帐篷,晚上就睡在公园里。
  蔡艳球觉得,困难的倒不是这样重复又近乎于“苦行僧”般的生活。“特别是现在,因为媒体的报道,关注人越来越多,加上跟平台签约可以得到工资和打赏,家里和我个人的开销都能维持了”。
  按蔡艳球的说法,能和流浪者建立交流,才是最难的一步。
  这些流浪者们本身或多或少的都存在着一些精神问题,常人的思维不适用去认识他们,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遇到任何事都很难主动向外界倾诉。曾有个流浪者走失的原因仅仅是找不到回出租房的路,但他又无法开口向别人询问求助,最后自己越走越远直到彻底迷路后被迫流浪。
  而常年的独处更是加剧了他们的自闭。逐渐,蔡艳球摸索出一套与流浪者相处的方式。比起送吃买水递烟,他会花更多的时间陪着他们一起聊聊天,写写字,发发呆。
  耐心,是蔡艳球总结起来建立信任的最好方式。
  只是对于没有任何心理学专业知识的蔡艳球来说,很多时候,只有耐心远远不够。他面对更多的还是无边的沉默和木然的面孔。
  蔡艳球曾在广州河源的一个烂尾楼里找到一个流浪者。他每日同周围居民散养的牛睡在一起,味道刺鼻。蔡艳球接触下来很多天,他都一言不发,蔡艳球一度以为他可能是个哑巴。直到有一天,蔡艳球外放音乐时,意外地发现流浪者跟随着音乐扭动哼唱起来,而音乐停止后,他又重回沉默。
  蔡艳球问不出任何有效信息,打算把他带在身边一阵子,给他取名“舞哥”,希望能让他重回社会生活。然而半个月后,“舞哥”突然不再与蔡艳球相认,不辞而别。等蔡艳球重回烂尾楼时发现,“舞哥”换下了那身干净的衣服,依旧住在牛圈里。
  四
  每次寻亲未果,韩明说自己能感受到蔡艳球的无奈。
  韩明今年27岁,湖南人,15岁初中毕业后就来到广东打工。辗转佛山、东莞几个城市后,他来到广州增城,做一些“有关汽车零配件生产”的工作。六年前和一位当地姑娘结婚生子后,就算暂时把家安在了这里。
  因为无暇顾及孩子,韩明把女儿送回了湖南老家。收工回家后,看直播几乎成了他们夫妻俩全部的娱乐消遣。一年半前,在看游戏直播的间隙,韩明发现了蔡艳球专门寻找流浪汉的直播间。
  刚开始是好奇,追看了大半个月后,韩明从感动中获得了一种参与的满足感——他和观看蔡艳球直播的粉丝们一样,在每次寻亲直播里,都忙着出谋划策。有时候帮忙辨认流浪者的口音,有时候帮忙分享着寻亲的一切信息。
  “我们这些铁粉也因为这样成为了朋友”,韩明指着张书平和贺强解释道。他们每天都会点开蔡艳球的直播,哪怕不一定能够一直观看,只要空闲时间有wifi,都会挂着播放在那里。短有几小时,长则一天。
  可能连他们自己也分辨不清,是自己陪伴着蔡艳球,还是蔡艳球的直播陪伴着自己。
  而一旦蔡艳球来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他们便会约着出来线下相聚。空闲的时候轮流帮蔡艳球指路、买饭、甚至提供住处。
  “我觉得他做的事情很有意义,自己能参与进来也很有意义”,在帮助王强寻亲回家的这几天里,张书平舍弃了大部分自己晚班的时间来陪着蔡艳球和王强聊天。这对于工资是以计件为标准的他来说,舍弃的是一部分的收入。
  “不过我也没做什么,我就是把我的手机借给他看电影”,王强之前很少给蔡艳球张书平回应,直到提及给他放电影。
  “流浪者内心肯定都是想回家的啊,谁不想回家和家里人在一起啊。他说喜欢看郭富城和刘德华的电影啊,我就开开爱奇艺这两个人的电影给他挑,他最后就只挑了郭富城的《父子》和刘德华的《失孤》啊。反反复复就是看这两部咯。”张书平望着巷子里低垂的电线网,远看夕阳恍惚像挂在上面,如同某种垂手可及的希望一般。
  (文中除了蔡艳球,其余皆为化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来源:腾讯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9-11-13 05:36 , Processed in 1.581091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