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6|回复: 0

长江大桥劝生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6 2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思的第一次救人发生在2000年,那是个被骗入传销组织,以死相逼才逃出的女生。陈思与众人合力将她从桥上抱下,联系媒体将她带走并安顿好。第二天,陈思的救人事迹登上了报纸。陈思将这期报纸买回家,和户口本、存折放在一起。这次经历让陈思明白:原来生命是可以挽救的。



  2003年的又一起跳桥新闻,让陈思正式决定开始巡逻大桥。当年9月19日是陈思第一次去大桥巡逻的日子,从这天起,陈思便将救人经历,用文字记录下来,取名“大桥日记”。“女大学生卖淫供男友留学,男友却带着别的女孩出国”、“男青年白手起家当上老板,迷上赌博一夜输光全部身家”,14年来,“大桥日记”已超过十万字。



  陈思工作日在物流公司上班,周末和节假日就去大桥上巡逻,大桥离陈思家25公里,电瓶车成了他最常用的交通工具。为方便他人寻求帮助,陈思在车上贴了“大桥救助车”。14年,他换了7辆电瓶车。



  2016年10月底,南京长江大桥迎来了历时27个月的封桥修缮,陈思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仍然有轻生者选择到桥底江边寻死。“原来大桥上一目了然,好发现,现在要巡逻的江岸有十几公里,而且轻生者通常都躲在芦苇中。”陈思感叹封桥后,轻生者变得更难被发现。



  退潮后,江边留下了很多鞋,陈思会揣摩它们背后的故事。他曾见到过40多双鞋,是跳桥的人留下的。长江大桥边的护栏高1.5米,攀爬护栏不好借力,很多跳桥者(尤其是个子小的人)会脱下鞋袜,赤脚翻过栏杆,再纵身跳入江中。



  陶行知曾在南京另一处“自杀圣地”燕子矶放过一块劝解牌,牌上写着:“想一想,还是死不得。”为了劝解更多人,陈思也模仿着在大桥及沿江一带自费设立了近十块这样的劝解牌,不过如今只剩下两块。“可能被城管撤了,也可能被人卸下当废铁卖了。”陈思分析着牌子的去处。



  陈思说,南京长江大桥上跳桥的大多是外来务工者,他们在南京通常无依无靠,心里委屈抒发不出来,就很容易产生轻生的念头。此外,在这些自杀的外地人中,又以青年人居多,大部分是因为感情问题,“现在的年轻人,连失恋都失不起吗?”陈思感慨道。



  在离长江不远的路边,一个头埋在双膝之间,看似在睡觉的年轻人引起了陈思的注意。“应该是在打盹的黑车司机,因为他还抓着包,寻死的人根本不会在意财物。”陈思打量了一会后说道。如何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想自杀?陈思的经验是:看嘴、看眼、看背影。“要注意那些步伐沉重、神情恍惚的人。有人坐那十分钟不动,不玩手机也不说话。总之,想轻生的人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眼里都是空的,眼睛再大也没神儿。”



  通常,陈思在发现轻生者后,会先用从心理医生那学到的技巧,稳定住轻生者的情绪,然后将其带到“心灵驿站”。“心灵驿站”共两个房间四张床,是陈思为了安顿刚得救却又无家可归的轻生者而租的房子,房租用的陈思自己的钱。轻生者一般会在这里住少则10天,多则一个月。陈思说,原来他会给轻生者安排旅馆,后来老板让他别来了,理由是:“万一他死在我这,以后生意就做不了了。”



  驿站里挂有很多陈思与名人的合影,对此,陈思说:“这可不是为了炫耀,是为了让轻生者相信我可以帮助他们,我不是骗子。” 在驿站里,陈思会和志愿者给轻生者们安排各种节目:散步、写毛笔字,还有个重要项目,那就是喝啤酒,让他们“酒后吐不快”。



  没救人时,“心灵驿站”的房子就空着。有时,陈思一个人在这里,会有一起帮忙救人的志愿者前来找他下棋。陈思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有个固定的驿站,他不在的时候,也有志愿者去维护。



  作为被陈思救下的轻生者,王霞(化名)是为数不多愿意与陈思保持联络的人。王霞在经历了丈夫的意外身亡后,一时冲动选择了轻生。作为基督徒,被救下的王霞坚信:“上帝不会让我家无路可走。”



  陈思没有宗教信仰,但也会时不时烧香求平安,每年也会和志愿者及少数被救下的轻生者一起在圣诞节举办联欢会,分享各自的人生感悟。



  每次遇到有关轻生者的事需要解决时,陈思总是很晚才到家。因为女儿在外地读大学,家中通常只有妻子一人,看着被自己吵醒的妻子,陈思说,“心里还是有点不好受。”平时陈思都听妻子的,因为从他在大桥上救人以来,妻子就一直任劳任怨操持家务,照料他和女儿的生活。



  从2003年开始这项“事业”,陈思就与妻子商定:工资必须划一半供女儿上学。陈思回忆道:“刚开始救人那会女儿还在上小学,每年暑假总陪着我去巡桥,皮肤晒得黑黑的,还会把救人经历写成作文,命名‘我的爸爸’。后来,每次妻子和我针对救人的事情争吵时,女儿总站在我这边,可能是因为她还不能理解生活背后的辛酸吧。”



  陈思在自己设立的救助牌和媒体采访中都公开了自己的个人电话,让那些想不开的人方便找到他。他的号码甚至被印在了全国八年级政治课本上,成了“全国跳桥者救助热线”。因此,陈思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去处理数十个求助、求证电话。据陈思统计,自03年起,他已接到超过40000个全国咨询求助电话。甚至有父母专门从外地带着有心理疾病的孩子找陈思,希望得到帮助。“十多年的劝阻以及和心理专家的合作,让我也有点心理问题治疗技巧,不过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不收费吧。”陈思笑着说。



  常年骑电瓶车巡江,让陈思的腰尖椎盘很不好受,所以他每天都会晨跑。有时压力大了,还会去爬山,把自己埋在深深的草丛中。他说这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渺小,这样就不会在意那么多。”



  陈思曾在救人失败后求助过高僧,高僧对他说,释迦牟尼也无法进入人心去改变他,何况是你呢?你只需要尽力而为,其它的顺其自然。



  现在的陈思已不会像第一次救人后那样双手颤抖,但他心里仍有解不开的结。虽然成功劝阻了300多名轻生者,但对陈思来说,感受最多的还是无力。“有时,自杀的人就离你十来米,但你就是赶不上。这种时候,我就会选择把脸转过去不看,否则,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些画面。”陈思说。


来源:新浪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8-8-20 20:02 , Processed in 0.78785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