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万千宠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80|回复: 0

第50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获奖作品赏析(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2 06: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50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获奖作品赏析(中)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Y2MDQ4MQ==&mid=209024192&idx=1&sn=c6bca8d17c4fbffcdff49d9d4b7f3197#rd



听说第50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获奖作品正在北京动物园科普馆展出呢!是的,在北京的展出会持续到5月20号。


像我这样没有在北京的自然爱好者怎么欣赏到这些优秀的自然摄影作品呢?没关系,北京展出后,还会在杭州、大理、保山、重庆等地陆续展出。关注野性中国的微信公众号和新浪微博@野性中国,也可以欣赏到这些获奖作品哦!

奚志农与中国获奖者袁明辉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巧遇




  迄今为止,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已经举办了50届,这项比赛已经成为最好的自然摄影作品的展示舞台。这项比赛由 BBC《野生动物》杂志于1965年正式创办,其举办的目的是“为了鼓励野生生物摄影师们的工作,加强野生生物摄影的声望”以及“希望通过让最大众的人群关心动物,关心自然保护这个重要的话题,最终使这些奖项能够惠及动物本身。 ”

  野生生物摄影年赛已经成为世界野生生物摄影领域的顶级赛事,吸引着全世界最顶尖的专业摄影师的作品参赛,每年参赛的照片超过40000张。自1984年,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加入与BBC联合主办,并将1987年大赛获奖及入围的100张作品在全世界进行巡展以来,每年观看其年度作品展览的人数超过600万。

  目前,这项比赛由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主办,比赛的获奖作品也体现了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使命:了解并保持自然世界的多样性。

  第50届年赛采用新的形式,带给摄影师新的挑战。新的组别设置更突出地展示了物种伟大的多样性,也鼓励参赛者们采用新的技术来拍摄。

  从简单而亲切的画面到复杂的图片故事以及动态影像,100张获奖作品以惊人的视觉效果、打动人心的故事,表达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重新燃起对自然世界的热情。  
  自2009年野性中国与北京动物园将这一视觉盛宴引进中国巡展以来,今年已是第七个年头。为了让更多更广泛的公众欣赏到这一精彩的展览,在北京动物园展出之后,还会在杭州、大理、保山、重庆等地展出。

  “伟大的自然影像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刻骨铭心的。它们可以成为美丽、奇迹和快乐的深厚源泉…… 这一有着半个世纪历史的国际顶级自然生态摄影赛事,汇集了全球最优秀的野生生物摄影作品 —— 这些影像告诉我们如何感受和对待自然。 ”

—— 英国著名生物学家,BBC自然纪录片制片人及主持人大卫 • 爱登堡爵士
地球的多样性  
  从最熟悉到最不为人知的,从广泛分布的到濒危的,从城市到荒野,这一部分凸显了地球多种多样的动植物种。

  “这一届的参赛作品犹如世界各地生命的万花筒,并且采用了最令人惊讶的创意视角和技术手段。这些画面展示出这颗星球上的危机,以及什么是我们必须要努力去保存的。”

评委 克里斯蒂安 · 齐格勒
  这一生命的万花筒也是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活动的重点。在这里的科学家们在全球的分类学工作中起着主导性的作用——对生物进行描述、鉴定、命名和分类。
  这一部分包括六个组别:哺乳动物、鸟类、两栖爬行动物、无脊椎动物、植物和真菌以及水下生物。



植物和真菌组提名 自然的和声
摄影:袁明辉,中国
拍摄器材及参数:Nikon D3s, Tamron 90mm f2.8 lens, 1/640 sec at f4.5, ISO 400

下午晚些时候,这根弯曲的野南瓜的藤条沐浴在秋日的光线中,让袁明辉欣赏不已。它们盘绕的卷须让他想起五线谱上的高音谱号。“我喜欢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拍照”他说,“这些形状激发了我的想象。”袁明辉希望能够创造一种音乐的感觉,将自然的元素在完美的和声中表现。南瓜藤需要卷须的支撑,这些卷须盘绕着其他物体,固定藤条并且保护植物。在许多开花植物中都有卷须,它们是由茎、叶、花或者根变态而来。它们的演化历程已经很久,是趋同演化的一个例子。

哺乳动物组冠军 小鼠、月光与蚊子
摄影:亚历山大·巴蒂耶夫,俄罗斯/美国
拍摄器材及参数:Canon EOS-1D Mark IV, 105mm lens, 2.5 sec at f14, ISO 250, Canon 430 EX II flash

在美国蒙大拿州西部,亚历山大在进行每日例行的活动:沿着黑足谷中的一条小径徒步时,注意到一个巨大的马勃菌开始膨大。松鼠、花鼠和小鼠开始探索并且在这个超大的蘑菇表面留下自己的臭迹,留下许多微小的痕迹。当这个马勃菌膨胀到最大尺寸后,亚历山大在一个满月之夜回到这里。他趴在地上,观察等待,愉快地观看几十只小动物来这个马勃菌上探索。访客中大多数是鹿鼠,它们在周边蹦蹦跳跳,不时停下来查看周围。为了避免惊扰这些动物,并且不破坏这里的感觉,亚历山大使用月光作为背光,他依靠一个较长时间的曝光和一次柔和的闪光打光,展现了蘑菇的曲线并且捕捉到这一疯狂的活动。当一只鹿鼠停下来一会儿查看一只悬停的蚊子,亚历山大获得了一幅完美午夜的马勃菌的场景。


两栖爬行组冠军 圣蛇
摄影:拉维普拉卡什·S·S,印度
拍摄器材及参数:Nikon D5000, 85mm lens, 1/400 sec at f6.3, ISO 200


这只长吻瘦蛇正好在拉维普拉卡什的前门外。它伪装成植物,在微风中缓缓摇动。“它以非凡的注意力等待猎物”,拉维普拉卡什解释道。通过这个角度,拉维普拉卡什设法捕捉到一种难以捉摸的特质的画面:蛇凝视的力量。在西高止地区的雨季,长吻瘦蛇经常到房子附近来寻找机会,这里是印度南部的山区,是一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蜥蜴、蛙类和小鸟会在这里的植被和建筑物处躲雨,这些蛇被它们吸引而来。这只长吻瘦蛇正好在拉维普拉卡什的前门外。

无脊椎动物组冠军 死光的夜晚 
摄影:阿里·巴苏斯,巴西
拍摄器材及参数:Nikon D800, 16–35mm f4 lens at 16mm, 30 sec at f5.6, ISO 3200, Manfrotto Carbon One 440 tripod, Acratech ballhead, Maglite flashlight

“这张照片是我10年以来所追求的高峰之作。”阿里解释说。一只雄性的叩头虫(叩甲)在天空飞过,闪电和远处城镇橙色的灯光点亮了天空。阿里使用长时间曝光,保证了这些在白蚁冢中一定移动的发光叩头虫幼虫留下它们艺术性的绿色光点。在雨季的前两周,废弃的白蚁冢闪耀着叩头虫幼虫发出的光。这些幼虫使用位于头后方的生物发光点来吸引它们的猎物——婚飞的白蚁和蚂蚁。然而,这个生物的家园——巴西塞拉多草原却正受到农地的快速侵蚀。

植物和真菌组冠军  地下世界
摄影:克里斯蒂安·维兹,墨西哥

拍摄器材及参数: Canon EOS 5D Mark II , 15mm lens,1/160 sec at f14, ISO 200, Two Inon Z-240 strobes

克里斯蒂安潜入这个天坑的底部,他上方的睡莲向上伸到水面。“主要的挑战是在自然光和闪光灯打光之间寻找平衡”,他说。克里斯蒂安对闪光灯的强度进行了设置,将叶子越老的越发粉红的质感表现出来,不受到透过充满藻类的水的自然光线的干扰。Aktun Ha天坑是墨西哥数千个天坑之一。地下水溶解侵蚀了石灰岩基岩而形成的这些水下花园成为许多种不同植物和鱼类的家园。古代玛雅人认为天坑是可怕的地方,并且认为睡莲是从地下世界生长出来的。


水下生物组冠军 地下世界
摄影:克里斯蒂安·维兹,墨西哥
拍摄器材及参数: Canon EOS 5D Mark II , 15mm lens,1/160 sec at f14, ISO 200, Two Inon Z-240 strobes

新月期间,在印度尼西亚的Irian Jaya Cenderawasih海湾,从半移动式捕鱼平台发出的灯光吸引鱼群进入了当地渔民的渔网。这灯光对于已经学会通过吮吸渔网获取小鱼的滤食性的鲸鲨来说是一种信号。这种进食方式对于鲸鲨来说太过于简单,以至于它们时常需要被从渔网赶走才行,虽然有些渔民还是愿意喂养鲸鲨。任意一次最多可以有十条鲸鲨同时围绕着一个捕鱼平台巡游,而它们巡游的地点现如今正在成为潜水热点。英德拉被这种奇观吸引,花了几天的时间在这里潜水。正当一条巨大的鲸鲨——至少有九米长——在她潜水时游过的时候,她发现了另一条游得更深、往另一个方向的鲸鲨。她快速地游到一个地方,这样当这两条鲸鲨错身而过的时候她正好在它们的正上方。她调整了自己的闪光灯输出和感光指数ISO让这两条大鱼都能被充分地照亮。“鲨鱼会高兴地朝着你游过来,温柔地把你轻轻推出它们的路,”她说,“渔民们把它们当做吉祥的预兆并常常跳入水中与它们一起游泳。”而在亚洲的其他地方,这些巨大的动物们,世界上最大的鱼,还在继续被猎杀。


创意的进餐
摄影:布莱恩·斯凯瑞,美国
拍摄器材及参数:Nikon D4, 500mm lens, 1/1600 sec at f9, ISO 3200

目前所知宽吻海豚这种超凡的“泥圈围猎”的技巧只出现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水晶河和佛罗里达湾。布莱恩前往佛罗里达湾希望能够为一个关于动物智力的项目拍摄到这一罕见的行为。泥滩上覆盖着一层浅水,这里对于海豚来说是觅食的好地方,它们使用声呐来定位猎物,主要是鲻鱼。它们通过发出“嗒嗒”声来发射声波。当声波在水中碰到物体,会反弹回来,海豚会接收到回声,用以定位物体。当它们侦测到鱼群,一只海豚会围绕鱼群转圈,用尾击打泥滩来制造一个“泥水围墙”围住猎物。随着“围墙”消散,惊慌失措的鱼群跳出水,其他海豚排着队捕捉鱼。要捕捉到仅有几秒钟的行动中的海豚的画面是一个挑战。与海豚研究者一起在一架直升飞机上工作的布莱恩抓住了领头的海豚刚刚完成一个完美的圈的时刻,另外两只共同行动的海豚刚刚跳起,张开嘴,准备大快朵颐。

一刺
摄影:扬·凡·德·克里夫,荷兰
拍摄器材及参数:Canon EOS-1D Mark IV, 300mm f2.8 lens, 1/250 sec at f16, ISO 400,Canon Speedlite, 580EX flash, Six Nikon Speedlight , SB-26 flashes, Gitzo tripod, Wimberley head

扬这次厄瓜多尔之旅的主要目的是拍摄这种神奇的刀嘴蜂鸟,鸟类中唯一喙的长度超过体长的(不包括尾长)。这种鸟11厘米的长喙是为了能够够到同样长的管状花的底部的花蜜——但是扬发现这根长喙还有其他用途。一只鸟在森林中有固定的飞行路径,其中一只的路径上有它最喜欢的红花曼陀罗和位于Jan住的旅店附近的蜂鸟喂食器。要达到蜂鸟喂食器,这只刀嘴蜂鸟需要经过一只具有强烈领地意识的领星额蜂鸟。刀嘴蜂鸟并不畏惧,而是用它的长喙来应对,每天一到两次。为了拍到这些猛烈而又色彩鲜艳的争斗画面,扬设置了多重闪光来凝固这只蜂鸟每秒60次的扇翅的动作。

透明的看护者
摄影:英戈·阿恩特,德国
拍摄器材及参数: Canon EOS-1Ds Mark III , 100mm f2.8 lens, 1/45 sec at f11, ISO 250, Gitzo tripod

英戈在哥斯达黎加寻找玻璃蛙。他找到了不少,但是在他靠近观看时,还是对其感到震惊。几乎每只蛙都有一个趾不见了,这个趾被科学家移除作为DNA样本。他花了两天时间找到了这个由雄蛙守护的巢,这只蛙还拥有所有的脚趾。光线从叶子背面照过来,显示出这只网纹小跗蛙(一种玻璃蛙)皮肤的透明,这只蛙背面朝下贴着叶面。雌蛙在水面之上而不是水中产卵。对这些行为的研究导致了亲代抚育演化的解释。雄蛙守卫这些卵14天,直到蝌蚪孵化出来并落到下面的水中。


海岸卫士
摄影:马可·斯通,英国
拍摄器材及参数: Canon EOS 30D,10–22mm f3.5–4.5 lens at 10mm, Polarising filter, 3.2 sec at f16 (+0.3 e/v), ISO 100, Manfrotto tripod, Really Right Stuff , Ballhead

仅有少数的红树植物能在洪都拉斯的飓风中幸存,对于Mac来说,这棵树是罕见的幸存者之一。“它是这片海岸的美丽和这里的人们的坚忍的象征。”几个月之前的风暴挫败了马克的摄影计划,但他最终在一天傍晚满月升起之时抓住了机会。红树植物利用它们的根作为锚,扎根于水下的泥土之中,使之经得起汹涌的海浪和风暴的冲击。错综复杂的根系也为很多海洋动物提供了庇护,并且保护了海岸,对海浪的能量和侵蚀起到缓冲和抵挡作用,同时也保护了人类和他们的家园。

地球的环境  这一部分是为了赞颂塑造这颗星球及其自然现象的自然力量的伟大。
  “在梦幻般的物理空间、自然景观和壮观的天气现象之前,你会无法自已,完全被我们周围的这个世界的超现实、完整和宏伟的美丽所打动。”
评委 宋秀贞
  这些画面所描绘的也是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核心学科:地球科学。通过应用物理、化学、生物和数学,科学家们在这里理解对地球如何运转及其是如何成为今天这状态。
冠军 天启
摄影:弗兰西斯科·内格罗尼,智利
拍摄器材及参数:Nikon D300, Sigma 70–200mm, f2.8 lens, 1/541 sec at f2.8, ISO 200, Tripod. Remote control

当普耶韦火山开始爆发时,弗兰西斯科前往了位于南智利的Puyehue国家公园,期待着看到一个壮观的灯光秀。但他看到的却更像是个启示录。他在距离火山西边有一段距离的一个小山丘上充满敬畏地观望着。闪电的亮光划破天空,而熔岩发出的光照亮了向上的滚滚浓烟,也照亮了四周的景色。“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不可置信的事。”弗兰西斯科说。火山闪电(也被称为脏雷暴)是一种罕见的、短暂的现象。它可能是由炽热的岩石碎片、火山灰和水蒸气一起在火山烟柱(volcanic plume)撞击下所产生的静电电荷造成的。普耶韦火山爆发喷出了1亿吨火山灰到大气中,造成在南半球上空大范围的航空受到阻碍。火山活动以较弱的水平又持续了一年,造成在该地区蔓延了一层灰 。

冰之地
摄影:亚历山德罗·卡邦尼,意大利
拍摄器材及参数:Nikon D700, Zeiss Distagon 21mm, f2.8 lens, Lee 0.75 ND, Graduated filte, 1.3 sec at f16, ISO 200, Gitzo tripod

亚历山德罗决定去探访冰岛,一个“冰与火与波涛汹涌的海面之地”,与他位于地中海的家乡Sardinia非常不同。他前往Jökulsárlón,一个以其蓝色的冰而闻名的冰川潟湖。他想传达偏远的感觉、元素的力量和色彩的美丽。聚焦在单块搁浅在火山海滩上的冰,他将其设置为画面的中心。用长曝光和仰角,他专注于黑沙褪去水面后留下的图案。强风和喷雾则意味着他采取了许多方法试图捕捉海洋的拉力以及天空、海洋和冰的微妙的色彩对比。

魔法山
摄影:戴维·克拉普,英国
拍摄器材及参数:Canon EOS-1D Mark II, 24mm f1.4 lens, 30 sec at f2.8, ISO 1600, Gitzo tripod, Kirk ballhead, Head torch

戴维去冰岛的一部分原因是拍摄极光,他选择去Snaefellsnes半岛因为那里有壮观的景色。最初他把相机架在Kirkjufell山下的冰河旁边,但当极光愈演愈烈时他爬上河岸到达预先计划好的观景点,以山作为焦点。凌晨两点时,极光的强度突然改变了,一阵剧烈的爆发以完全意想不到的形态划过天空。极光的颜色是地球上空大气层中空间里的带电粒子与氧原子和氮原子碰撞的结果。戴维专注于山峰后面的光线,仔细通过取景构图来创造光线的幕帘包围了山顶的错觉。随着光线加剧,对比也更强烈了。“我稍稍有些曝光不足,避免让高光处过度曝光,并用我的头灯在前景画了一些光。”戴维说。这超凡脱俗的荚状云在瀑布上方盘旋,绿色的光反映出冻住的河流,这些都为这风景增加了额外的魔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万千宠爱  

GMT-6, 2018-7-22 18:25 , Processed in 2.68089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